首页 >> 散文隨筆 >>散文隨筆 >> 大地上的信仰 ——追記“紅色理論家”、東北師范大學原副校長鄭德榮/景鳳鳴
详细内容

大地上的信仰 ——追記“紅色理論家”、東北師范大學原副校長鄭德榮/景鳳鳴

时间:2018-07-12     作者:景鳳鳴【转载】   来自:人民日報

 blob.png

  

      人生動力源,耳順之年再出發

  1986年,鄭德榮先生年滿六十歲。從校領導崗位上退下來,按說可以稍事休整,甚至好好地享受生活了。

  這一點有充分理由。那時他從事馬列主義研究已三十四個寒暑。1964年作為吉林省唯一政治理論課教師代表出席全國會議,受到毛澤東等黨和國家領導人接見。上世紀八十年代初被選調到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主持《中共黨史大事記》“土地革命戰爭時期”的編寫。一部具有重要影響的《毛澤東思想史稿》(新民主主義革命時期、社會主義時期)已經出版,作為國內研究毛澤東思想最早的一部專著,開創了毛澤東思想史科學體系的先河,修訂本由中央辦公廳為政治局委員配發,并獲教育部頒發馬克思主義研究獎項。其它理論著述同樣堪稱厚重,許多國內重要的學術會議,都曾留下鄭德榮的忙碌身影。總之,這位1953年加入中國共產黨的優秀學子、資深學者,憑借理想、勤奮、毅力、進取,在理論研究和資政育人方面,已頗具影響力。

  可身為馬克思主義研究者與育人者,賦閑從來不是他的風格,所謂休整更是無從談起。作為全國高校中共黨史學科首批三位博士生導師之一,他更要孜孜以求,持續奮斗,傳道授業。

  年逾六十的鄭德榮覺著,一股勁頭在身體內流淌,一份飽含激情的規劃在胸中鋪展。他甚至豪邁地宣布了思慮已久的計劃:要以六十歲為學術生涯的新起點,用十年時間,培養十個博士生,出版十部專著。真所謂器大者聲必鋐,志高者意必遠。

  這樣的目標意味著什么?它意味著,原來就夠累夠忙的他,現在要更累更忙;原來效率就高的他,現在效率要更高……如此滿懷激情、時不我待,看不出他年已花甲,而只想到一個人的中年輝煌,更令人想起那句明確、有力量的話:革命人永遠是年輕。

  聽懂他的人向他點頭,欣賞他的人向他報以微笑。他對自己也報以微笑:這樣就對路了,是得這樣,得是這樣。有這樣的計劃,才合他的一腔宏愿,這才是一個同事們贊許、社會上認可、學生們期盼、他自己允許的鄭德榮。

  若繼續問,年已六旬,是什么力量推動他保持著如此的激情?鄭德榮先生不說,同事們也都知道。那是信仰的力量,那是他的動力之源。

  此時他滿懷雄心壯志,精力更加集中,研究與教學更加心無旁騖,他的理論研究與教學似進入快車道。

  讓我們翻開《鄭德榮同志學術年表》,從1986年起的第一個十年,擇其一二,進行簡單摘記:《中國革命史綱》《毛澤東思想概論》《兩次歷史性飛躍的啟迪》《馬克思主義百科辭典》《毛澤東思想發展史》《毛澤東思想論綱》……項目、著作、論文、博士培養,我們無以統計他的凝神思考,他的奮筆疾書,他的透徹發言,他對于學子的諄諄告誡、引路導航,但我們能看到每一項成果背后,一位學術專家對黨的忠誠,對信仰的堅守,對黨史研究的思考。

  讓我們繼續通過一份學術年表,瀏覽鄭德榮先生的七十歲至八十歲,他的又一個十年。《毛澤東與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初級階段論是馬克思主義理論的發展和完善》《毛澤東思想與鄧小平理論比較研究》《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偉大奠基人》《二十世紀中國三次歷史性巨變研究》《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命題的形成內涵及重大意義》……九十年代以后,他著力研究毛澤東思想與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的關系。我們看到他關注的密度,思考的集中度與深度,看到一個學術體系逐漸形成。

  讓我們翻閱鄭德榮六十歲后的第三個十年。《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基本要素探析》《共產國際與毛澤東領導核心地位的最終確立》《新中國誕生與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毛澤東與中國發展道路》《黨的基本路線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的核心和生命線》《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代化大眾化的邏輯與聯系》……我們看到,鄭德榮先生此時進入理論研究、傳播、教育教學的一個新的人生高峰。探索與使命,責任與踐行……那是一種充滿艱辛又十分愜意的狀態,包含著時不我待的迫切,包含著艱苦的理論探索得到公認的暢快,包含著樹立雄心壯志后的嚴于律己、堅持不懈,包含著勇攀高峰的卓越品質。

  十年,每一個十年,如同幀幀冊頁,都展現出一個在馬克思主義理論研究道路上執著前行的書寫者形象。

  溫暖的傳道人

  “九〇后”依然上講臺

  2016年,鄭德榮先生年滿九十歲。

  八十歲到九十歲,他在耄耋之年不但沒有放緩研究節奏,反而每年都外出參加學術交流,以高質量的文章參會,持續創新,承擔國家課題,不斷產生高水平的研究成果。

  吉林省委組織部部署黨員在手機上注冊新時代e支部,鄭德榮第一時間讓博士生幫他在手機上注冊,并戴上老花鏡,逐字逐句核對自己的信息。還向支部其他同志介紹經驗:e支部的五大板塊都要瀏覽,黨建信息尤其豐富,我們又多了一個資料庫。

  黨的十八大閉幕后一個月里,鄭先生為學生作了兩場宣講。

  這個讓人無法忘懷的“九〇后”,這個全國著名的中共黨史學家,這個可親可敬的老長輩,這個比學生們的爺爺還大、資歷還深的老師,在眾人心目中,已成了學校之寶、行業之寶、戰線之寶,令人尊敬呵護的“寶”。

  而他依然帶著他的博士生,將研究方向進一步拓展到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上來。他連續發表了關于習近平論中國傳統文化、“五位一體”總體布局的理論特征等內容的高水平論文十余篇。

  有多少人在九十歲如鄭德榮先生這樣,依然精神抖擻、豪情萬丈地揚帆前行?

  在參加工作的六十七年里,他始終如一,以高昂的政治熱情和強烈的社會責任感,傾力研究毛澤東思想,傳播馬克思主義理論,進行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研究。他把黨的需要作為自己事業的選擇,他的學術生涯始終與黨的意識形態建設密切相關、與黨的思想理論建設同向同行。

  他時刻關注社會思潮和理論動態,時刻牢記理論工作者的時代使命。在關鍵的問題上,鄭德榮分外敏感,力求做到理論上精準發聲。

  東北師大黨委書記楊曉慧說,1981年黨的十一屆六中全會對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作出正確決定。但后來社會上特別是學術界仍有個別人散布聲音制造思想混亂。憑借高度的政治敏銳和責任感,鄭德榮先生發表一系列有說服力的研究成果,堅決維護黨中央的決定和權威。

  八十年代,身為學科帶頭人和學術領航人,以高度歷史責任感和敏銳的政治擔當,鄭德榮先生帶領同事們成立全國第一家毛澤東思想研究所并擔任所長。他們著眼長期、旗幟鮮明、客觀全面地研究毛澤東思想,深度闡釋毛澤東思想的歷史地位和當代意義,進一步開展毛澤東思想的系統化研究。研究所曾在教育部直屬院校一百四十七個社科研究機構評估中名列第一。他不僅為東北師大馬克思主義理論學科建設奠定堅實根基,也履行了一名黨史學家的責任。

  身為理論家,他以堅定的政治立場和深厚的學術修養,以絲絲入扣、入腦入心的理論闡釋,積極著文、參會、宣講,研究、宣傳黨的理論和中央政策,回應社會關切,在理論界、社會、學校、青年學子中間,在社會更廣泛的人群中間,吹響思想的號角,發出理論的強音。他堅信,這是一名黨史專家,不,是任何一名黨史工作者的義務,是一個共產黨員的天職。

  有一件事讓東北師大黨委副書記王延印象深刻。去年10月25日,黨的十九大閉幕的第二天,一大早,他就接到鄭德榮先生的電話,對如何更快更好地宣傳十九大精神的核心要義提出了具體建議,并主動請纓,要為全校師生作一場十九大精神的宣講報告。言語中充滿了對新時代的振奮和喜悅。更令人感動的是,也在這一年,九十多歲的鄭德榮先生組織團隊申報“研究闡釋黨的十九大精神”國家社科基金專項課題。幾番論證,數易其稿,鄭德榮先生每次都在學生的攙扶下到會,并全程主持研討。

  本科生們講,黨的十九大召開后,學生們想請他講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已行動不方便的他就把同學們請到家里,在客廳里做了一個多小時的詳細講解。學生們含淚回憶,只要請老人家做輔導,他從不拒絕,不管多疲憊,只要登上講臺,他就異常興奮,聲音洪亮,底氣十足。慈祥的眼神里,流露出對學生深切的愛。每次報告結束,鄭德榮先生都和他們握手,理想、信念、知識、情感就在這樣緊握的瞬間,溫暖地傳遞著。

  忠誠的思想者,與黨同心同行

  是的,我們確已沒有機會再見鄭德榮老師,但我們分明看到他的生活范圍、探索軌跡、專業思考、理論建樹,看到一位著名的學科奠基人在具體研究中的精益求精和一絲不茍,在科學理論上的超前洞察與準確把握,在簡樸生活中的極致追求。他印證了我們關于信仰的思考,關于忠誠的感悟,雖然未必充分,但我們一定深切地感知到了他,哪怕只是瞬間。校園里,那些他們為之自豪、難以忘懷的朝夕相處,多年為友、為同事、為師生的回憶;那些一起走過的,一起聆聽的關于這個國家進步的、奮進的足音,都已融匯進他們的理論著述中,融匯進以鄭德榮老師為學術支撐的整個學術團隊的靈魂深處。哪怕鄭德榮先生已經離開了他們,但他在他們的記憶里依然會迎面走來,爽朗地招呼遇見的同事、學生,笑容可掬地站在校園路上、草坪邊、楊柳樹下……交流學術見解,詢問最近的研究項目,關心學子的成長。然后轉身繼續投入到共同的工作中。這種散點的、隨興的、形散神聚的回憶,會越來越成為溫馨的、讓人珍存的記憶場景。

  哲人已逝,風范永存。東北師大簡單寬敞的凈月校區,壯樹成蔭的自由大路校區,各類追思會、座談會正在舉行。

  許多學者追述故事。

  政法學院增設公共管理專業,對培養目標和課程體系幾次討論后,有的老師就不耐煩了,認為沒必要搞得這么復雜,國外大學這個學科發展得很成熟,找幾個培養方案翻譯過來稍加改動就行了。認知需要糾偏,平時和藹可親的鄭德榮此時態度鮮明。他說,借鑒國外大學的有益經驗,這沒異議。但中國的高校是共產黨領導的大學,培養的是社會主義建設者和接班人,這個辦學方向和培養目標一定要堅持。就我們學院而言,不僅政治學、法學、中共黨史等學科專業有鮮明的政治性,新增的公共管理專業,政治性同樣要鮮明,因為是向黨政機關、國有企事業單位培養輸送管理人才。這一定要在培養目標和課程設置上體現出來。

  2008年7月,如今已任學校社會科學處長的王占仁陪同老師鄭德榮去湖南湘潭參加“現代化視野中的毛澤東思想研究國際學術研討會”。王占仁說,已提交的論文,從建黨、建軍、建國、建制四個方面總結毛澤東的歷史功績,觀點以及體例已得到著名黨史學家的肯定和贊譽,鄭德榮也準備按著慣例,在大會上宣讀。及至會議發言時一名學者提出,怎樣理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與毛澤東思想的內在關系?這引起鄭德榮的沉思。針對這一觀點,他認為有必要從學理上做出回應。于是他決定不再使用已經準備好的講稿,而是重新整理,專門就這一問題做出說明。

  時值酷暑,已是八十三歲高齡的鄭德榮先生利用中午歇息時間重新撰寫大會發言提綱,著重闡述毛澤東思想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既一脈相承又與時俱進的關系。鮮明的觀點,有力的論證,得到與會學者認同。發言剛結束,某著名學術期刊主編就走過來說,鄭老師,您講的觀點能不能整理出來,發表在我們刊物上?

  王占仁至今記得,離開湘潭那天清晨,天剛蒙蒙亮,師生倆來到毛澤東雕像前,獻上鮮花,佇立良久。鄭德榮語重心長地說,我們參加學術會議,要虛心地接受各種學術觀點,但也要有政治鑒別力和敏銳性,關鍵時刻要敢于發聲,表達觀點。王占仁說,先生身上體現出來的那份責任擔當、與黨同向同行的堅定信念,他體會尤深。

  在教學工作中,鄭德榮老師特別重視培育思想根基。有同學回憶道,第一次去老師家,他好奇地想,老師第一堂課會講什么呢?老師研究黨史,會不會從黨的創立、一大的召開開始講起呢?出乎意料的是,鄭德榮并沒有直接講專業,而是聊天,問學生們是怎么看待黨史專業的,為什么選這個方向,將來有什么打算。鄭德榮說,我們黨史工作者,是在為中國共產黨寫紅色家譜,今天入了這個門,就必須成為堅定的馬克思主義信仰者,不管什么情況,都要立場堅定,對黨忠誠。

  這樣的觀點,鄭德榮不僅對學生講,也對老師們講,對周邊的人講。經常接觸鄭德榮的同事們都知道,先生有個永久牌與飛鴿牌的論斷,非常形象。他說,我們做教師的,尤其是文科教師,無論課堂教學、學術研究,還是資政建言,都要做永久牌,就是持之以恒地用馬克思主義的立場觀點方法作指導,不要做飛鴿牌,不能當墻頭草。他常說,你講的東西,首先自己要信,如果你自己都不信,誰還能信?

  第一堂課不是講授專業知識,而是進行深刻、精辟的思想政治教育。鄭德榮教授把立德樹人貫穿培養學生的全過程,做到在黨言黨、在馬言馬,堅貞不渝、矢志不移。

  繁茂的常青樹,真理之聲彌遠

  2018年5月2日上午,到醫院探望鄭老師的兩撥學生剛走,鄭德榮拉著三兒子鄭曉亮的手,艱難地說,我困了,要睡一會兒。鄭曉亮下意識地看表,剛好10點。這一睡,鄭德榮再沒醒過來。5月3日早7點12分,他永遠離開了,離開了他一生摯愛的事業。

  鄭德榮走了,但人們不能忘記,就在生命的最后幾天,他的身體已極度虛弱,卻還在反復修改入選“紀念馬克思誕辰200周年理論研討會”的論文。最后一次修改時,聽學生讀完長達九千字的論文后,他拔掉氧氣管,吃力地一個字一個字說出修改意見。后來他幾次試著站起來,表示要如期參會,遺憾的是最終沒能如愿。

  鄭德榮走了,但他的學術研究體系已長成一棵根深葉茂的常青樹。

  回想1986年,鄭德榮老師滿懷激情地規劃自己的未來十年,當時有些語驚四座。彈指一揮,三十年過去,鄭德榮出版專著的數量是計劃的四倍,還發表兩百余篇學術論文,先后培養碩士生十四人,博士生四十九人,培養博士生的數量是計劃數的五倍。

  那些博士生,目前絕大多數耕耘在馬克思主義學科的沃土上,成為這一領域的學術骨干。他們像鄭德榮先生一樣,信仰馬克思主義,研究馬克思主義,宣傳馬克思主義。猶如一顆顆紅色的種子,在高等院校、黨史學界、黨政機關等各條戰線生根發芽,開花結果。

  還記得每逢先生的生日,學生們都會到鄭德榮先生的辦公室。通常,上午早早的,鄭德榮就到了,和他們交流工作上的進展。待與學生們交流完畢,他要講上兩個小時,有時一直講到中午。一場生日聚會成了理論研討的沙龍。九十歲生日時,鄭德榮先生說,再過五年,我九十五歲時,我和你們一起慶祝黨的百年誕辰!

  可是……

  有許多場景,已然成為回憶了。

 

 

技术支持: 木同網絡 | 管理登录
福彩3d中奖破解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