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學評論 >>文學評論 >> 川闊晴光遠水連——韓嘉川散文詩淺論
详细内容

川闊晴光遠水連——韓嘉川散文詩淺論

时间:2018-05-28     作者:范恪劼【原创】

韓嘉川在當代作家中被歸為實力派和先鋒性群屬。前一點,無可置疑,那么多扎實的作品立在那里;后一點,若局限到散文詩這一文體而言,韓嘉川的先鋒性落于何處又具備何種意義呢?我的體會是:

韓嘉川的散文詩是基于“現代視野”面對“當代問題”的審美。理論界一般認為,“現代性”的學理淵源,可以追溯至康德的哲學與美學。盡管如哈貝馬斯所指認,第一位對“現代”概念做出明晰闡述的是哲學家黑格爾,但康德在對傳統的批判過程中,已提出“現代性”的基本觀念與原則,他一方面確立了理性至高的地位與主體性原則基礎,另一方面在美學上確立了藝術的自主性與審美自律性。在韓嘉川的散文詩文本中,他既省察現代化的陰暗面,也矚目現代化的優越性,更聚焦“人”這一核心主體在“當下”變遷中的精神與情感、信仰與操守、堅持與迷茫、福安與疼痛。這種落于實處、有所附麗的審美,這種與現代化同頻震蕩的書寫,必然地富有一種警覺與敏銳的先鋒性。

韓嘉川的散文詩是現代表現藝術的自覺自為。象征與借喻、通感與變形、魔幻與荒誕,這些所謂現代文學特別是詩歌的表達手段,在韓嘉川這里不止于手段,或者說不止于表現。我的意思是,當韓先生透視了一個時代的變遷與固守、淤積與流散、異化與掙扎之后,散文詩的形式便脫胎換骨于內在表達之需求。這時候,文本手段和文本質地便互為里表。如此說來,先鋒性,或可視為一種“誤讀”呢——當韓嘉川業已在現代中扣住現代性之后,他不過是自覺自為地與時俱進而已。

韓嘉川的散文詩具有大胸襟囊括的豐厚度。“陰影蹲伏在墻角”,熔點在哪里?“靜海”立起來,小孩藏在手中的一粒鹽凝結什么樣的啞謎?“觸摸一條河”之后,哪條河還會觸摸你?酒無語。水無語,你走過的過道會不會無語?在林林總總的物象之外,一種胸襟,囊括四海,也囊括塵埃、水痕、鹽粒和無邊無際的折射之光。

韓嘉川的散文詩具有人間氣貫穿的當下感。哲思有,詩思有;梳理既往有,目擊當下有。可韓嘉川所有的傾訴與獨白、筆錄與寫生、構設與描摹,都逼近人間,當下的人間。他審美亦審丑,有我更有人間,從而使得其散文詩文本具有高階位視域的穿透性,也獲得復讀性魅力的持久態。


技术支持: 木同網絡 | 管理登录
福彩3d中奖破解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