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内容

壩壩舞

时间:2018-03-24     作者:周云和【原创】

 

        現在的城市,稍微注目,你就會發現,不要說廣場,只要哪里有一個壩壩,擺得下音箱,容納得下幾個幾十個人,幾乎就有壩壩舞——一種嶄新的城市娛樂方式,或者說城里人的文化生活。

        隨著音樂的旋律,一對對跳舞的人,如老鷹展翅,或白鴿飛翔,身姿裊娜,腳步蹁躚。當然,大多數跳舞的人,不是成雙成對,而是領舞者怎么跳,她們便怎么跳。

       宜賓有名詩人魯戌中,我們喊他魯老師;更多時候喊得更節約和傳情達意:魯老。那天晚上,收到魯老的朋友寄來《巴蜀才子潘光武》的書,給他送去。好久沒見了,順便一起吃一個豆花飯吧。他腿摔傷過,行走不方便,我在他樓下不遠的地方,找了一個蒼蠅館子,叫了菜,我說干脆擺在露天壩壩吃吧。他和瓦寧說可以。

那個地方,正好是合江門廣場邊上的一個坎子上,合江門廣場一覽無余。剛喝了兩口酒,就見有人在那里擺放音箱等東西。不一會兒,從各個角落蜂飛蝶舞涌來了很多人;音樂響起,舞就跳起來了。

  快三步,慢四步,探戈,華爾茲……各人根據自己的愛好,跳著不同的舞曲。

  我和瓦寧邊看,邊對各種舞選了一對跳得最好的來評價。雖然意見相左的時候多,但對一對舞者我們則意見出奇的一致,包括魯老在內。

  這一對舞者,女的白上衣,巴茅色超短裙;男的白襯衣,黑褲子。他們配合相當默契,舞姿飄逸灑脫,動作嫻熟優美,令人賞心悅目。

瓦寧說:對于跳舞的人,只能遠觀,不能近看。

魯老贊同道:就是要朦朦朧朧的。近了,有的舞跳得好的人,但相貌并不中看。

  一會兒,瓦寧的一位朋友來了。加了板凳碗筷,添了酒盅酒杯。我們叫他看壩壩頭的人跳舞。他看了一陣,指著一對跳得非常投入的舞者,發了一個提問:你說那一對是不是夫妻?

  瓦寧說肯定不是。

  我也贊成這個說法。

  瓦寧說:我就和老婆去跳過舞,始終找不到感覺,進入不了情緒,始終有一層隔膜,要別的舞伴才跳得起興趣。男人有一種表現欲,總想表現給女人看。

  我說:可能兩個進入情緒中的男女才跳得投入。跳舞就是尋找一種感覺,一種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微妙感覺。娛樂身心,寵辱皆忘;進入這種境界,就算人生最快樂的事了。

  瓦寧說:跳舞的時候,你要想著舞伴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產生一種魔幻的感覺。  

  也鍛煉身體。

  或者說大多數是來鍛煉身體,少數是來尋找感覺。

  魯老說:我們住在這里,離廣場近了,吵雜得很,不安逸,要晚上九點過后才清靜得到。

  我說:你這是福地啊。你像我們這樣,在這里坐著,喝著小酒酒,嚼著花生米;廣場里跳舞的,是在為我們專場演出。

  瓦寧說:對,你要把自己想成是唐明皇,下面那一些人是專門為你表演的。

  我說:不,唐明皇趕不上我們。我們不想國家大事,無憂無慮,一身輕松。關鍵是舞者,不像宮庭里的,是為了生存跳,帶著任務跳,肯定跳得很拘謹,很小心,怕跳錯了,跳亂了,飯碗打倒,甚至老命蝕脫。為我們而舞,他們心情十分放松,如魚在水,如鳥在樹,想怎么跳就怎么跳,想不跳就可以不跳,沒有絲毫責任和壓力。

  我還說:魯老,你要知福享福。每天晚上,飯也吃了,抬一把椅子,泡一杯茶,拿一把折扇,坐在這里,二郎腿翹起,不要想著我們給你任命的享受精神待遇的副部級領導,要想到你是大首長,看專場演出,絕對心情舒暢,比唐明皇還唐明皇。

  魯老笑著說:就是就是。

  天色在一寸一寸地暗,燈光在一分一分地明,舞者們的身姿慢慢變得虛幻朦朧,漸成一片。唯有音樂,激揚時如春江放水,舒緩處若彩綢臨風,在廣場里面躑躅,在三江上空盤桓……

  


技术支持: 木同網絡 | 管理登录
福彩3d中奖破解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