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學評論 >>文學評論 >> 漫談古典詩詞里的懷鄉情:“明月何時照我還”
详细内容

漫談古典詩詞里的懷鄉情:“明月何時照我還”

时间:2018-03-11     作者:李紫瓊【原创】

 

  中國詩歌發端于民間,成于士大夫之手。這一點與西歐詩歌不同。西歐詩歌由古希臘的荷馬、薩福和古羅馬的維吉爾、賀拉斯等詩人開啟創作之源。可以肯定的說,中國詩歌的根在土地上,又加之漢民族安土重遷的生存觀念,因此,懷鄉情便成為中國古典詩詞的魂。

     誰謂河廣∕一葦杭之∕誰謂宋遠∕跂予望之∕

     誰謂河廣∕曾不容刀∕誰謂宋遠∕曾不崇朝∕

    (詩經《國風·衛風·河廣》)

  有人曾把《河廣》作為中國最早的懷鄉代表作。這首詩在表達對家鄉的思念之情上,入木三分。在古代,黃河是不可逾越的天塹,但是作者首句便設問:誰說黃河寬又廣?不過一片葦筏就可以通航;誰說宋國遙遠?踮起腳尖就能望見。在詩人那里,要回到家鄉宋國,也不過就是一個早晨的時間。因為心里想,所以即便路途遙遠,即便重重難關,也不過如此。

  屈原在《九章•哀郢》里曾有“鳥飛返故鄉兮,狐死必首丘。信非吾罪而棄逐兮,何日夜而忘之”的詩句。郢都是當時楚國的京城。在屈原那里,鳥兒不管飛多遠,都要回到故鄉,狐貍死在洞外的時候,還要將頭朝向自己所居住的山丘。即使被冤枉、被放逐,他依然日日夜夜思念家鄉。這與古詩十九首之一的《行行重行行》中“胡馬依北風,越鳥巢南枝”有異曲同工之妙。

  到了唐代,詩歌氣象大開,題材廣泛。懷鄉之情滲透到各種題材的詩句里,比如岑參《逢入京使》:

        故園東望路漫漫∕雙袖龍鐘淚不干∕

        馬上相逢無紙筆∕憑君傳語報平安∕

  這首詩可以歸到邊塞詩,但讀起后兩句,卻讓人淚流滿面,字字句句都是對家的掛念。行軍路上遇入京使,身邊沒有紙筆,不能寫家書,那么,勞煩您告訴我的家人,我一切安好。

   家是最小國,國是千萬家。因為詩歌,每一個游子都在漂泊中,有了情感的宣泄,于是才有“何日歸家洗客袍?銀字笙調,心字香燒。流光容易把人拋,紅了櫻桃,綠了芭蕉”;也因為詩歌,無論怎樣堅強的心,都在文字下變得柔軟而細膩,每一個游子都渴望春天,都在心里念著:“春風又綠江南岸,明月何時照我還”?


技术支持: 木同網絡 | 管理登录
福彩3d中奖破解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