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域外傳真 >>域外傳真 >> 擁抱春天 播種希望
详细内容

擁抱春天 播種希望

时间:2018-03-11     作者:欣聞【转载】   来自:中國文藝報

 

鶯初解語,最是一年春好處。在這喜慶吉祥的戊戌狗年新春,我們正迎來新時代一個充滿生機活力的嶄新春天。近日,作家們紛紛抒發感言,播種春天的蓬勃希望,許下新年的美好心愿。

金波感慨道,春天是和土地的氣息一起來的。土地敞開它的胸懷,包容著一切,也滋養著一切,春天就在土地的氣息中呈現著,開放著,繁榮著。“面對春天,我坐下來,望著春天的光亮,聽著春天的聲音,聞著春天的氣息,讓內心寧靜下來。于是,我的內心就有一個春天了。我開始和心中的春天對話。和春天對話,內心極容易平和、親近、細致。因為春天是一幅圖畫,是一支樂曲,是一縷芬芳。當我和春天對話的時候,我像一個畫家,一個作曲家,一個園丁。我的心境映照的便是春天的風景。由此我獲得了一顆自由自在的心靈,也認識了真實的自我。”為兒童的事業是不受年齡限制的。當我們為孩子講述故事的時候,我們內心就有了生命的水、生命的光和那片豐腴的土地。

田中禾說,春天年年有,春天年年不同。當春天遭遇文學,黃鸝、翠柳、花蔭、良宵、細雨、草色都被賦予了人文情懷。時代的腳步轉瞬萬里,人們來不及回過神來,新一年的征程已經奔騰而來。留住春天的美好,重構精神家園,成為文學當然的擔當。春天的浪漫、春天的風雅,與無處尋覓的鄉愁一樣,靠我們對人世的熱愛和筆端的激情來描繪。

墨白說,在遙遠的異地,在與土地斷隔的樓層之上,自己往往去傾聽一種聲音。“我終日用生命去傾聽的聲音,來自春天那片生我養我遼闊的土地。在冬天的長夜里,我渴望著能聽到土地悄悄解凍的聲音。”那來自春天土地里的聲音,使我們如同田地里的禾苗一樣在陽光里成長。我們就是春天土地里生長出來的莊稼,一茬又一茬。我們在牧童的口哨聲里,在纖夫的號子聲里,漸漸地蒼老,直到我們再也聽不到任何聲音。盡管如此,可我們的腳步從來沒有停止過。從生命最濕潤、最溫暖的深處,我們向春天發出呼喚:來吧,在夜深人靜的時候,用我們一生一世的真誠和熱血,去傾聽那來自春天腹部的聲音吧。

李駿虎談到,時光是個奇妙的東西,有時候虛度是對生命的愉悅體驗,而當我們有意識地想合理安排時間的時候,往往意味著她是不夠用的。當我們站在時光的當下回首時,她就以記憶的形式存在,而當我們展望未來時,她又披上了夢想的華彩。所以時間不單是個人的人生刻度,同時也是文學藝術的題中之義。有的時候,時光依附于一個物件,比如一件舊家具或者一棵樹,不經意地就使我們完成對時光隧道的穿越,重溫幸福或者哀傷。時間是一片海,被黑暗和光明的交替造成運動錯覺。時間不是一條河,是和宇宙一樣無窮的瀚海,我們都是海中生物。從這個意義上說,所謂經典是留給未來讓時間檢驗,還是應該對當下時代產生影響,都不會對我們造成急迫感了,因為歷史、當下和未來是同義的。

弋舟說,人至中年,也許是生命體悟漸次豐滿,竟越來越敏感于四季。這“體悟豐滿”與“敏感四季”間的關系,大致即是個體生命與自然萬象終于有了寶貴的纏繞。生命開始敏感于自然的律動,一味依賴血氣的肉體,開始尋找天地的氣象來支持與安妥自己。而四季之中,最是春風可期——僅僅一個與“春”關聯的日子,便能令人無端地提振精神,就仿佛更迭之中,總算是又再開了新局。于是,盼望重來,氣力重來,新鮮重來,生長重來。這“重來”之情,實屬天地的饋贈,與之同聲共氣,能叫人猶感靈肉復蘇、身心萌芽,叫人領受了以萬物為芻狗的天地,亦能“況陽春召我以煙景,大塊假我以文章”。就此,因了春天,“我”與“天地”的關系便達成了平衡,不自以為是,不自以為非,源源不斷地服從,源源不斷地感激——一個天地間的單兵,就這樣被春風籠罩了。

黃孝陽談到,每個春天都是不一樣的,每個人的春天也都是不一樣的。王維的是夜靜山空,崔護的是去年今日此門中,韓愈的是草色遙看近卻無,納蘭性德的是當時只道是尋常……要熬過那些酷暑嚴寒并非易事,被夢想窒息的人也不在少數。那些艱難的時候,想一想春天,總是好的。江南三月,草長鶯飛。這是我們惟一能給自己的。

散文作家汪瑞是一名高原軍人。她說,日子在冰天雪地中行走,九死一生的驚險中,撞擊出一個個靈感的火花。無數的時光在雪山孤島中度過,與世隔絕的守望中,熔煉出一篇篇源自心底的文字。銀白似乎構成了人生的底色,但冰冷中生長出的卻是炙熱的赤誠。和平安寧是全體高原邊防官兵最大的心愿,因為這是我們甘愿付出所有、不惜犧牲生命守護的東西。愿我們的祖國和平昌盛,我們的人民平安幸福。

黨益民表示,這是一個好時代,更是一個偉大的新時代,我們對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充滿信心和希望。作為一個業余軍旅作家,自己更加堅定強軍興軍的信念,更加堅定軍旅文化的自信。深入生活,與時代同步,與人民同心,堅持以現實主義精神和浪漫主義情懷,觀照現實生活,表達人民心愿,心懷悲憫,肩扛道義,既是新時代的呼喚,也是作家的使命。作家的修養,在于頓悟,更在于長修。中華民族的文藝復興,是一場震古爍今的偉大事業,需要堅韌不拔的偉大精神,更需要高山仰止的偉大作品。我們還在跋涉的路上,需要艱苦不懈的努力,用新的境界、新的視角、新的作品,擁抱新的春天、新的時代!



技术支持: 木同網絡 | 管理登录
福彩3d中奖破解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