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學評論 >>文學評論 >> 我們在冬夜談起詩歌: “一個人寫一首好詩就是詩人”/李紫瓊
详细内容

我們在冬夜談起詩歌: “一個人寫一首好詩就是詩人”/李紫瓊

时间:2018-02-23     作者:李紫瓊【原创】

麥客視角第一期

我們在冬夜談起詩歌:一個人寫一首好詩就是詩人

/李紫瓊

 

如果說晚來天欲雪,能飲一杯無是白居易在寒冬臘月的灑脫與寧靜,那么一棵樹在 雨中走動則是特朗斯特羅姆在冬天夜晚的焦躁與渴望。

 

一棵樹在雨中走動/在傾灑

的灰色里匆匆經過我們

它有急事/它汲取雨中的生

命就像果園里黑色的黑鸝

雨停歇/樹停止走動/它在

晴朗的夜晚里閃現/和我們

一樣/它在等待/雪花在天

空中綻放的一瞬(特朗斯特羅 姆《樹和天空》)

 

三十歲以后,讀特朗斯特 羅姆的詩,不僅僅是與一個偉 大的詩人對話,更是從詩人的 話語中,與世界對話。這是一 個龐大而緊縮的世界,每一個 意象都向你的日常走來,每一 個事物都沉默著思考,用它的 頭發、眼睛、雙手和腳向你傾 訴。

樹是靜止的,以我觀物, 樹也帶有的意志,是我情感的被動表現,比如樹猶如此,人何以堪,是看到樹長大了,人感慨歲月的流逝;比如 庭有枇杷樹,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蓋矣,是通 過樹來表達對妻子的思念;比如晚風拂柳笛聲殘,夕陽山外山道不盡的是離別……

在特朗斯特羅姆的詩中,樹是走動的,是無我中體現客觀世界,表達克制的情感狀態——走動的樹經過我們,汲取雨中的生命。雨停歇的時候,它也停止走動,在晴朗的夜晚閃現,與我們一樣,等待雪花飄落。詩中的雨是灰色的,但詩中的樹是閃亮的,它渴望的雪是白色的,雖然寒冷,卻帶著光芒。

北島曾如此評價他:雖然特朗斯特羅姆只發表了 200 多首詩,是諾貝爾文學獎歷史上 作品數量最少的一位詩人,但他是少而精的典范。一個人寫一首好詩就是詩人,一個人寫一千首爛詩還是算不上詩人。張繼憑一首《楓橋夜泊》就在唐 詩史中立住了。托馬斯只寫了 200 多首詩,但每首都近乎完 美。

我常為北島如此評價他, 而欣喜不已


技术支持: 木同網絡 | 管理登录
福彩3d中奖破解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