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學評論 >>文學評論 >> 從毅劍的兩組作品看散文與散文詩的區別/范恪劼
详细内容

從毅劍的兩組作品看散文與散文詩的區別/范恪劼

时间:2017-07-15     作者:范恪劼【原创】

首先需要說明的是,本次推薦的毅劍先生作品有兩組,《似水流年》(節選)是散文不是散文詩。《像流水一樣活著(外一章)》是散文詩不是散文。

那么,在散文詩欄目推薦這樣兩組,其意何為?

 盡管,散文詩業已走過百多年的發展進程;盡管,中國散文詩業已擁有自己為數不少的名家與經典作品;但是,散文詩仍然存在著因體式認知的異見和傳統套路的固守而與散文近與散文詩遠的尷尬和窘境。不少作品甚至名家,依然沿襲著“一段敘事——一個情節——一種觸發”的路徑,將嚴格意義上的散文或散文小品拉配到散文詩的陣營中,且大行其道樂此不疲甚至旗幟一桿。散文寫得短點、小點就是散文詩嗎?或者,散文分行多點、敘描減點就是散文詩嗎?再或者,將詩歌拉長,填入點敘事、情節、場景就是散文詩嗎?讀讀這里所選毅劍的兩組作品或許會有所了悟。

 毅劍是位在詩歌、散文、散文詩和報告文學諸多文體中自由馳騁廣有建樹的名家。這樣一位能夠操持不同文體、能夠實現文體自覺、能夠兼備諸多文體之長但從不將它們混淆到四不像的成熟寫者,當我們細讀其一組散文組章的時候,特別是以浸淫散文詩既久的目光來打量由小零章組合而成的一組散文之時,會有何種感悟?在比較之中能夠借鑒的何物?這就是這次破例推薦此章散文的用意所在。

毅劍的這組散文原共有十二個小節組成。細讀文本我們發現,作為散文,其表達方式,當然是敘事、說明、抒情、議論這些基本的也是經典的手法。同時,毅劍的散文也有散文詩的某種因子、影子甚至體式。但,它一定是散文而不是散文詩。它的線索明晰的敘事,人物立體的描摹,細節準確的刻畫,情感樸實的傳示,言語日常性的采用。這些都讓文本離詩遠,雖然不乏詩性;或者,詩意和詩性在這里可以有個較為明確的對象讓我們來細加甄別。這當然予我們以啟示:

散文詩不拒絕敘事和人物,但從來不把敘事作為基本的脈絡和框架,而是截取一點、抓住一線、取其一角;勾勒概要,以一當十;由點到面,跳躍升華。

散文詩從來不偏重人物的行為、言語、細節來實現人物塑造、事件推演、故事講述。它更注重寓意與哲理、詩化和詩意,更適宜輕靈的結構、靈活的句式,更擅長自如的抒發、活潑的思維,更推崇流動的節奏、精煉的言語。

只有且常常是,在某些特殊結構的散文詩中,比如寓言仿寫、人物虛構、魔幻借鑒、戲劇模仿的形式中,人物、對話、事件、細節、場景等才較多采用。而這個“用”也有著酌量與適量,亦即不做全景式的面面俱到、不做寫實式的有始有終。

 

作者簡介:范恪劼,曾用名安皋閑人。河南南陽人。河南財政金融學院教授。有詩文文學評論見諸于報刊及各種選本。


附:原作


似水流年(節選章)

作者/毅劍

 

深遠的老院子


是的,早已沒有一點原本的樣子了。

遠遠望去,那深藍中泛著土黃色的瓦垅,那屋脊上用藍色的磚塊雕刻成的一排形態均異的鴿子,屋脊中間用薄的鐵板剪出的總是銹跡斑斑的風旗,以及兩端高聳著的土窯燒制出的猙獰獸頭……

青磚剝蝕的墻根,風雨侵襲得深凹又有著長長裂縫的土坯院墻,還有院墻下總愛盯著一隊螞蟻搬家的那位孤獨的男孩子。

夏日無定向的微風吹過,這個時候,院南墻根老槐樹圓形的綠葉,總是緊隨著習慣性的不安的抖動。樹杈上正在孵化子女的一只斑鳩靜如處子,它知道,時不待我,一年一度的生育責任總需要分秒必爭。

霸氣實足的紅公雞在院子中間走來走去,這是只屬于它自己的領地抑或王國,一群下蛋的母雞全是它的妻妾,它有責任和義務時刻防范隔壁的同性“蘆花”不時的來犯和挑釁。

破舊的木門板上,門鎖一直就是壞的,門搭吊更是原本就只是可有可無的飾物。只有白天躲在大門后面的那根硬實木棍還有用場,一直按部就班的在夜里頂門上崗。

干干濕濕的柴草涌進磚泥混砌的爐膛,火苗忽高忽低,炊煙時濃時淡。木制的風箱總是吃力的吹呀吹,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依然吹不盡小院骨子深處的貧寒。

那時候,年已七旬的老祖母還健在。

她掂動一生的小腳像兩只一直旋轉的陀螺,總不停閑。她習慣了和她的雞說話,與她的豬談心,她的雞和豬不鬧騰了,她又會自言自語。

如今,這一切的一切,都早已不見了。

是的,都——不見了!只有風和那一小片沒被水泥覆蓋的黃土,似曾相識。


樹丫上的鳥巢

 

許多年了,許許多多的風雨過后,你依然那么一直高高的懸掛著。一群去了又來的鳥兒,也或許它們并不是原本的那一群的鳥兒,在季節的變更中不斷地更新著你,這過程,也像我的父親,翻新那所原本只屬于他祖父的舊房子。

舉無定所的風,習慣了在歲月深處的日子里穿梭。在接近枝冠的位置,你靜心篤思,總是保持著,另一種生命的另一種姿勢。樹葉落了又長,殘枝斷了又生,你一年又一年孤獨的守望,也像樹守望著的一年又一年的孤獨。

沒有誰比你更理解一棵樹的思想,你聽樹在春風里的細語,聽樹在秋日下的沉思,也聽樹在雪夜中的嘆息和沉重。你細心的觀察過樹的每一片不為人知的葉子,又無數次地凝視過樹的軀桿上,那一道又一道粗糙的裂痕。樹,不但給了你生命的支撐,也給了你用想象也無法抵達的廣闊和深度。

流水的時光中,你懷念著:你放飛去的一只又一只的鳥兒。

沉重的日子里,你細數著:你經歷過的一次又一次的飄搖。

有時,你也會想,一棵樹的一生,一個人的一世;想一棵樹與一只鳥巢的距離,一只鳥巢與一座院子一所房子的距離;也想一片葉子、一只鳥兒和一個人的距離。

你總是靜守著一片又一片黃葉的飄落,靜守著樹的一聲比一聲微弱的喘息。你了解一棵樹的一切,也像樹了解你的一切一樣,但你畢竟最終也走不進樹的內心,就如我最終也走不進父輩的世界一樣。

就這樣,你一直懸掛在一棵樹的樹丫上,你感悟了時光流逝,生命抗爭和衰老,卻又與出生和死亡無關。

 

 

像流水一樣活著(外一章)

作者/毅劍

 

一切都在流動,在看不見的時空之中,一切的無形與有形,一切的生生和死死。

一只手掌托起的,一道指縫滑落的,一條大道踩出、一段河床流淌、一塊場地漫溢、一片天空劃過、一眼洞穴進進出出的--歲月的紋跡彌漫著,一切的一,都于冥冥之中。

像流水一樣活著--無論田間溝壑、峻嶺小溪,凡是有溝渠江河、池塘湖海的地方,總有流水的存在。水--無色、無味、無形,以液體或云氣的形式遍布大地和天空,或流淌于地表,或隱藏于地下,或彌漫于天空,和土地、陽光、雨露一起,滋養著世間的生生息息、明明滅滅。

像流水一樣活著--世間萬物,沒有誰能像水一樣將固執與靈活結合得天衣無縫。他永遠自上而下、由高到低,縱便經歷再多的艱難曲折也要達到目的;他最柔軟卻又最堅硬,可以隨手一掬,也可以滴水穿石。洞穿世態萬象,穿越時光和空間,無處不在的水,無處不動的物,無處不充溢的陽光和空氣--水的流動--流動的水--他隨器而賦形,可大可小、可扁可長、可方可圓。你胸懷寬廣,他就是長河湖泊、大江海洋;你眼界狹小,他就是滴水細流、小溝淺渠……

像流水一樣活著--學會寬容謙讓,低頭向下,聚積與蘊蓄無堅不摧的能量。縱然是細流彎彎,也總是腳踏實地,默默向前。他遇山迂回,逢田施潤,在高山峽谷,巖石與暗礁的面前,總是理智地選擇分流,最終越過層層障礙。因為他明白,前瞻路遠,通往大海的路,只能千般辛苦,飽經憂患才能最終抵達。面對不同的路徑和曲線,永不停息的,只有自己向前的腳步,直至最終奔騰入海,唱出屬于自己生命的澎湃與頌歌。

像流水一樣活著--將生命用讓人無法察覺的速度迅速的接近夢想,然后再用同樣讓人無法察覺的方式慢慢離開,直到不再回頭,永不相見。如此的距離:猶如我們曾經的誓言--彼此承諾的永遠!我們用奔跑和辛勞換得了遠方,又為了新的遠方而放棄了擁有的遠方,直至下一個又一個,直至我們最終的發現,早已經離永遠越來越遠;夢想--也越來越不可觸及……

君子以水喻德,以水明志。我成不了君子,但更成不了小人。像流水一樣活著--如果有可能,我更愿意只是一只普通的杯子,能夠盛住的,只是一小杯潤口的茶而已!          

    

     

向著幸福出發

 

那些風,該吹過的已經吹過了,沒有吹過的,還在屬于風的路上。

正如--身后的那一場又一場的雨,讓你從一個泥濘的日子,走過另一個日子的泥濘。

你在路上,在一條只屬于自己的路上。你的邁步,你的抖動,你的佇立與凝望,你的躬身和狂奔,你的憂傷與哭泣,你的呼喚和歌唱……都一直沿用著同一個前赴的姿勢--面朝幸福的方向!

那鄉下的土屋,沒能封埋你最初的夢想;那冰冷的土炕,沒能凍結你青春的渴望;那夾生的窩頭,給了你堅強的臂膀;那羞澀的表情,藏起一縷金色的琴弦;那片黃土地上一直信任祝福的眼神,在你的心靈深處一直彈唱著人性的善良和生命的倔強。

你明白:幸福在路上,生命的一切也都在路上--

就像登山,總有一些人以為人生最大的幸福在山頂,他們便氣喘吁吁、窮盡一生的去攀登。最終卻發現,他們永遠登不到頂,看不到頭。因為,他們并不知道,幸福這座,原本就沒有頂,沒有頭。就像一條路,注定的沒有終點。

是的,就像在登山,另一些人卻并不刻意登到哪里。他們只是一路走走停停,看看山嵐、賞賞虹霓、吹吹清風,心靈在放松中得到某種滿足。盡管沒有大愉悅,卻在瑣碎而細微的小自在中,擁有了一份身心芬芳和自我恬靜。也像一條路,所有的終點,又都是始點。

幸福是意義和快樂的結合,在我們生命的所有目標中至高無上,仔細想想,我們其他所有目標的終點,都不過只是通往幸福的起點。

向著幸福出發--

揮揮手,我看到了你風中高昂的頭顱,一路風塵遮不住你內心的堅韌和挺拔; 抬抬頭,我看到了你滿臉的滄桑,一縷青絲藏下了多少風雨霜雪?不停的腳步,不盡的征程,燃燒著生命不息,奮進不止的火把!

放下庸俗的追逐、貪欲的攀爬。向著幸福出發--用心呵護真情的每一寸泥土,用愛點亮正義的每一朵浪花。

向著幸福出發--讓真情的期盼一次次發芽,讓人間大愛一次次開花!


作者簡介毅劍原名張建國中國作家協會中國散文學會、中國詩歌學會、中國報告文學學會會員中國石化優秀作家。現為河南省散文詩學會副會長、河南省詩歌創作研究會濮陽市分會會長、北京儒博文化藝術院中原分院院長、中原油田作協副主席、《中原》文學執行主編曾獲中國當代散文獎、全國十佳散文詩人等數十種獎項。出版有詩集、散文詩集、散文集、報告文學集等十多部。



最新评论
請先登錄才能進行回復登錄
技术支持: 木同網絡 | 管理登录
福彩3d中奖破解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