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家訪談 >>作家訪談 >> 任林舉&陳曉雷——唱起那動聽的歌謠
详细内容

任林舉&陳曉雷——唱起那動聽的歌謠

时间:2016-11-29     作者:王大英【转载】   来自:文化吉林   阅读

      歌唱,似乎是曉雷的天賦本領,而這本領卻不只為友情,不只為愛情,主要是為他鐘愛的草原不知疲倦地發揮。




     

     陳曉雷是一位作家,而他又天生有一副好嗓子,無論是寫作,還是歌唱,他都在不知疲倦地發揮。正像作家任林舉寫的那樣,盡管他已經離開他的故鄉很多年,但他的心、他的情感、他的眷戀依然還在草原,還在他的故鄉。本期悅讀讓我們跟隨任林舉的文筆,走近心靈歌者陳曉雷,傾聽那一段段關于草原和大地的動聽歌謠……


——主播小語

01.jpg

故鄉的草原   攝影|陳曉雷


    每次和作家陳曉雷聚餐,酒酣之時他都要乘興給大家唱一首草原歌曲,有時是《陪你一起看草原》,有時是《呼倫貝爾大草原》,主題都是與草原有關。也有時大家的興致比他還高,他就沒有機會把他想唱的歌兒唱出來,沒有唱的機會,他便讓郁悶“窩”在心里,悄無聲息地兀自睡著了。

    歌唱,似乎是曉雷的天賦本領,而這本領卻不只為友情,不只為愛情,主要是為他鐘愛的草原不知疲倦地發揮。盡管他已經離開他的故鄉很多年,但他的心、他的情感、他的眷戀依然還在草原,還在他的故鄉。回想起和他交往的這些年,感覺他一直是在以各種方式為他的草原歌唱著。有時,很直接,就像在酒局上的那種歌唱,很陶醉、很自得,以風感染樹的方式將在座的每一個人搖曳;有時在說,比唱歌兒還投入還動聽地講述,娓娓而談,風生水起;有時卻是在寫,在那些沒有傾訴對象的時刻,思鄉或對草原的贊美之情正濃,他便提筆而書,把那些如花的詞語對著紙張或電腦屏幕,對著比紙張和電腦屏幕更加廣闊的時光,一行行一頁頁地精耕細植。

02.jpg

故鄉的云河   攝影 | 陳曉雷


    故鄉,對于每一個人來說,都是一個奇妙的字眼兒,盡管有些人知道自己的故鄉在哪里,而有些人并不知道自己的故鄉在哪里,當提起故鄉的時候,每一個人心里都會程度不同地蕩起莫名的溫情。對此,作家陳曉雷發自心底的闡述似乎來得更加熾烈、深沉:“故鄉對一個人而言,就意味著他的生命和他的全部。不論何時,故鄉給予人類的酸甜苦辣,都蓄滿詩的意韻,值得回味。”是的,就連生在故鄉田野里的那些其貌不揚、隨處可見的灰菜,在作家的眼里也具有非同尋常的內涵及意義。他在《灰菜謠》里是這樣寫的:“看得出這里的灰菜,比其它野草長得快,長得壯,姿態挺拔、硬朗堅強……”讀到這些的時候,我亦不自覺地會心一笑。這算不算作家對家鄉風物的偏重和溢美之辭呢?算。但這并不意味著某種虛飾或敝帚自珍。當一個人對故鄉的情感在生命里珍藏太久,總有一天會悄然發酵并燃起激情之火的,而這火光所能夠照耀的一切,都會映射出神圣的光芒。


03.jpg

科爾沁遠眺   攝影|陳曉雷


    對于童年的回憶,是文學的另一個常青的主題。它在我們每一個人的心中更是色彩斑斕、五味雜陳,就像我們小時候玩過的萬花筒一樣,簡單卻美麗,所以童年的記憶多數令人懷戀和感動。但曉雷卻通過他的散文向我們傳達了比感動、比依戀更加復雜的情感與況味。他在《大嶺高粱果》結尾處這樣寫道:“我看著花衣花褲的秀榮,臉蛋紅紅的,扯著長線‘八卦’,笑容綻放,滿山坡奔跑的傻樣子、瘋樣子……”這種不舍,我們每一個人都曾有過,但這種不舍在每一個人心里所醞釀出的味道卻各有不同,我感覺這里邊的意味已不再單純,多少已經帶出一些少男少女間難言的酸澀。而在另一篇散文《我的甘河,我的故鄉》里,一個令人難忘的細節,則有一點逼迫人的眼淚了:“我們像猛然發現了什么似的,蜂擁著向花蝴蝶飄落的方向跑去,急于去爭搶那幾只落于草地上的紙蝴蝶!這時,我們中的任何男孩子,不管誰先把彩糖紙兒搶到手里,自己一陣看、一陣聞之后……”這個細節很輕易地就把我們帶到了那些苦澀而快樂的少年時光里以及少年時那些焦灼的渴望和憂郁的夢想之中。這一切,放在當下,我們說,就是一種敬賢向善的人文精神,就是一種美麗憂傷的少年情懷。

04.jpg

科爾沁之秋   攝影|陳曉雷


    草原上的人,習慣于把善于唱歌且唱得好聽的人喻為草原上的百靈鳥。這樣的喻指并不是每個人都配領受,但我相信曉雷是當之無愧的。一個人如果有太多的情感,如果有太多的感念與感觸,那他就得盡情地抒發,否則,他就會感到郁悶與壓抑。這是前提,也是天性。回過頭來說,如果你真是一只百靈鳥,你真就得歌唱,不停地歌唱,你不歌唱你就會如烏鴉一樣可恥,因為上天給了你一副好嗓子,你就擁有了某種天職,就應該順應天意,就是要歌唱,不唱就是對上天的辜負,也是對那些期待你唱歌的人們的辜負。不歌唱,就會犯懶惰的罪。這樣說,陳曉雷,你命中注定就得堅持“唱”下去了,惟愿你唱得越來越好聽。


任林舉:中國作家協會會員、第五屆魯迅文學院高級評論家班學員。散文刊發于《美文》《作家》《散文海外版》《散文選刊》《芳草》《讀者》《人民日報》等全國各類報刊。其中,長篇散文《后土無言》獲第二屆吉林省文學獎,散文集《說服命運》獲中國電力作協頒發的優秀著作獎,長篇散文《玉米大地》獲長白山文藝獎,報告文學《糧道》榮獲第六屆魯迅文學獎,散文《岳樺》被2009年全國高考作文試卷選作閱讀理解試題。

    陳曉雷:蒙古族,中國作家協會會員,吉林省委政研室決策咨詢研究所所長,省委《調研與決策》雜志主編、研究員、作家,吉林省社科研究學科專家。曾在《人民日報》《中國青年報》《作家》《北京文學》《美文》等報刊文學雜志發表散文、小說、文學評論200余篇、180萬字。榮獲國家省部級新聞獎和文學獎20余次。報告文學《雁鳴天海間》(合作)獲全國第4屆“烏金獎”,散文《大嶺高粱果》獲2009年全國散文作家論壇征文大賽二等獎,散文集《生活的位置》獲第四屆全國煤礦藝術節優秀圖書獎,散文集《我的興安我的草原》獲長白山文藝獎,散文《大地童謠》獲第四屆長春文學獎。


07.jpg

欄目主播

       王大英,80后媒體人,《文化吉林》首席記者。喜歡文學、哲學、音樂,傾心思索,幻想新意;熱愛讀書,從讀給自己聽,到分享給每一位熱愛書籍的朋友,夢想做一個純粹的讀者——與書者對話,用心靈傳遞文字的力量!



技术支持: 木同網絡 | 管理登录
福彩3d中奖破解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