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隨筆 >>散文隨筆 >> 臨巔遐思/陳曉雷
详细内容

臨巔遐思/陳曉雷

文章轉載自《人民日報》2019-11-16 


臨巔遐思

陳曉雷

  六月上旬,我從云南西雙版納的熱帶雨林回來,還未來得及回味那片濃濃的綠色,一轉身又走入長白山的莽林中。這座曾經多次登臨的山,這片曾數次融入的綠,再次讓我有了魚游于水般的自在。

  再次走進這座綿延不絕的長白山,我仿佛一并觸碰了北方豐姿多彩的山區四季。我們從西坡登臨長白山,連乘車加步行,不足三小時,由炎夏一步跳出,猝不及防間,又一步沉入寒冬……

  我們的登頂行程,可形象地概括為“以四極對應四季”。

  第一極——走平原。東北平原的田疇,豆苗撲地,玉米盈尺,楊柳遮陰,滿目綻綠,望不盡的曠野,擁攬著蒼莽的山巒,回眸遠方的地平線,似乎都向它投來溫馨、敬畏的目光。

  第二極——上苔地。山野中,綠漸淡,地漸黃,陽坡已融雪留痕,陰坡仍殘雪固守,緩坡圓潤的黑褐色山體,與片片橢圓形積雪對比強烈,那圓套圓的黑白曲線,看上去很像西方現代派的繪畫作品。山崗上亭亭玉立的白樺,剛剛吐出翠綠的嫩芽,讓我聯想到俄羅斯大畫家列維坦筆下那些超拔的白樺。偶爾,還能看見松樹、冷杉、柞樹下面的琥珀杜鵑,翹著淺黃、淡粉的臉龐,迎著陽光微笑,它們有意拉著春風的裙擺,讓她慢些走過,讓自己享受沐浴,讓春意于這里多多流連。

  第三極——上山肩。這里,大片的紫松墨柏肅穆挺立。一叢叢的岳樺林,在山坳里擁裹著堅挺的山腰,在山脊風口前匍地而臥,用頑強的枝干護佑著險些被狂風掠走的泥土……從低處往上看,這些兵陣般的岳樺林,堅韌剛毅、生機勃然。它們伸向天空粗細不等的枝,正像泰戈爾的詩所寫,是“長在天空的根”。岳樺抵御高海拔最酷烈的風,代價是犧牲苗條的身姿,以扭轉的形體,堅強地贏得生存的權利。岳樺彎下腰身,發現自己與土地接近了,與根下殘雪相融了。岳樺林借以向肥沃的土地傾訴衷腸,向溫潤的白雪表達戀情,向醒來的山川坦陳銳氣,與松、柏、杉、柞相唱和,渴望暢飲滿山朝露。

  在這寒暖對接的山肩上,漫山的森林、遍野的植物都在努力著,探索自我的生存空間,以立求存、以小拓大……這葳葳蕤蕤的長白山,傳遞著照亮心靈的信號:在磨礪中堅守,是自然與人類立身立命的法則。

  第四極——臨巔悟池。站在山巔之上,我看到山峰側翼,所有的樹木草叢都跳躍著藍白色的冬之火焰。此刻,我眼前矗立的白云峰,擁攬著世界海拔最高火山湖——天池,俯瞰這片銀藍色的冰湖,它像與太陽輝映對話的明鏡,銀光閃發。我在長白之巔的夏日,在火山巖石的叢圍中,在風刀刺骨的寒冷中,體驗著沒有植物、沒有綠色、沒有飛鳥、沒有蒼鷹的高與冷,我周圍林立的那些高傲沉默的山脈,在一條條、一片片、一圈圈白雪的裝扮下,精彩紛呈,活靈活現。

  六月的山巔,春與雪共融。在離主峰不足百米的雪坡下,山體的縫隙下面,我看到一溪亮亮的雪水正輕輕流淌,聽似無聲無息,看似靈動激越,匆匆奔向坡下銀藍如蓋的天池。我突然想到,這淙淙匯流的小溪——就是松花江、鴨綠江、圖們江三條大江的源頭,它們從小到大,從雪溪到江河,一路千萬里,不知不覺中,就把東北山川大地灌溉。

  這白茫茫的群山,秘藏著人類生生不息的福祉。


技术支持: 木同網絡 | 管理登录
福彩3d中奖破解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