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說專題 >>小說專題 >> 【小小說】小巷 /鹿禾先生
详细内容

【小小說】小巷 /鹿禾先生

        一家,兩家,三家,四家……繼續往里走,就是我的家。一條很深的小巷,小巷兩邊的住戶,都是三四層高的樓房,因此小巷顯得很小很窄。小時候住在這里,記得到了晚上,我就不敢出門。每每站在門口,望著黑魆魆的小巷的盡頭,時不時出現的些許光明,總能讓我想起聊齋里的故事,就馬上縮回到自己的小空間里,再也不敢出來。

  我的父親是一個水手,常年在海上,媽媽在一家工廠做工。我自己上學,早上在小巷的出口一個小吃攤上吃早點,午飯則在學校吃。晚上媽媽下班了,就在家里給我做最好吃的豬手面。媽媽先將面粉倒入盆內,加水和鹽和成拉面團,蘸上堿水,晃條,拉成拉面下入開水鍋內煮熟,撈入碗內,面上擺上醬豬蹄。然后輕輕喚我:“尊兒,過來吃飯。”她坐在我身邊,自己不吃,用慈愛的眼神看著我一陣狼吞虎咽。媽媽的表情很復雜。那些年我才上小學。媽媽三十多歲的樣子,是我們這個小巷里最漂亮的女人。

  那時候,覺得廣州就是天堂。我們這里離市區很遠,很多時候做夢,爸爸就是從小巷那邊回來的。爸爸絳紫色的臉上帶著微笑,手里帶著我最喜歡的玩具。但只是在夢中,從未變成過現實。爸爸做水手,只是從媽媽那里聽說的。海很遙遠,就像是這條很長的小巷一樣,我看不到頭,琢磨不出自己的思路。

  其實廣州很近,但是媽媽從沒有帶我去那兒玩過。即使星期天也從來沒有離開過小巷。深深的小巷,把我鎖在狹小的空間,和媽媽的距離也像是在小巷的盡頭。

  突然有一天,媽媽牽著一個漂亮的小姑娘回家。小姑娘就像我看過的小人書里的白雪公主一樣美麗。她很會說話,一口地道的閩南話,我一句也聽不懂。我說:“你說普通話呀。”她看著我,美麗的大眼里閃爍著驚人的光芒。潔白的裙子,烏黑的長發,美麗的面孔。我感覺這就是從天上下來的天使,媽媽讓我叫她妹妹。

  從此我多了一個妹妹,早上我和妹妹一起走過那個小巷,一起去上學,中午一起在學校吃飯,下午放學一起回家。這個妹妹的到來一直是個謎。有時候我在想,媽媽也許在哪里撿了一個妹妹,也許是在海上。妹妹和我有很多話,她告訴我她的爸爸是媽媽的朋友。媽媽的朋友?我從來沒有聽說過,也沒有看到過妹妹的爸爸。可是妹妹能說出爸爸的樣子。

  生活就像夢一樣,延續著很多的傳說。終于,有一天,在小巷里來了一個男人。這個男人不是我想象的爸爸,也不是妹妹講述的爸爸。男人是一警察。男人穿著警服,從小巷的南邊一直往里走,走了很久,在一個老院前邊停下來,伸出手來敲門。他敲的就是我家的門。妹妹去開門,領來了那個威武的男人。

  “孩子們,我要帶你們去廣州了。”他洪亮的聲音在老院里回蕩。

  “媽媽呢?”我抗議,“沒有媽媽,我們哪里都不去。”妹妹說:“我們堅決反對。”她紅撲撲的臉上,非常的興奮,她站在我的一邊。

  “孩子們,你們的媽媽到很遠的地方去了,我接你們去看望她。”

  “你撒謊。”妹妹顫顫地說,這樣僵持著,一直僵持到夜晚。村委會的陶奶奶來了,流著淚說:“跟他去吧。這是你們的媽媽囑咐過的。”我們相信陶奶奶,就和那個男人去了廣州。

  我記得非常清楚,我是一步一步離開那個有著潮濕味道小巷的,走了很久。那個小巷平時很少見的鄰居們都站在自己的門口,目送我們離開小巷。我和妹妹被分開了。我住進了一個叫做幸福院的地方。后來我上了中學,大學。畢業后,我分配到我們那個地方當一名警察,管理刑事檔案。在一個十多年前的一個案卷里,我看到一個熟悉的照片,我的媽媽。卷宗里的資料顯示,在一個小巷里,一個收養了兩個孤兒的外來女工,在下班回家的小巷里,遭到了歹徒的侵犯。女工反抗,慘遭歹徒殺害了,歹徒幾天后被捕。

  我的心一下子空了。我的媽媽,在我記憶最深刻的小巷里送去了自己的生命。我決定去看看那個夢中依舊存在的小巷。同事告訴我,早幾年拆遷,小巷已經不復存在了。

  這一夜,我又夢見了我家那個小巷。小巷里,媽媽牽著妹妹的手朝我走來。

 

【作者簡介】林庭光(筆名:鹿禾先生),廣東三水人,工商管理碩士(MBA)研究生,高級政工師,專欄作家。作品散見全國多家報刊,入選各類年度選本,2016年全國小小說十大新銳作家,2017全國小小說十大熱點人物,多家報刊小小說顧問、鹿禾評刊專欄主持人。

 

 

 

 

技术支持: 木同網絡 | 管理登录
福彩3d中奖破解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