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說專題 >>小說專題 >> 【小小說】及時病/顧文顯
详细内容

【小小說】及時病/顧文顯

中午,輪到我值班,本來有個講究的飯局,就這么瞎了,真他媽窩火。
單位有個臨時工負責衛生兼警衛,可人家是領導親戚,中午得回家吃飯,領導就命令我們每位員工中午輪流值班,單位進亂人肯定不行。
      
為了創收,領導把一二樓外租,全體員工集中到三、四樓辦公。尤其二樓,租給人辦了個再就業學校,學員整天換,出出進進,又沒個胸牌標志,單位員工中午輪值須一個多月才攤到一次,哪個分得清誰是學員誰是外人?我忍不住嘀咕:形式主義。這話讓哪個爛嘴的捎到領導耳朵里,他在例會上拍著桌子吼我:老顧,你一個多月辛苦那么一兩個小時能死嗎?告訴你,值也得值,不值也得值。若輪到你時出了問題,我讓你吃不了兜著走。領導是出了名的鐵腕人物,惹著他,管叫你好幾年返不過乏來。我給訓得面紅耳赤,哪里還有勇氣爭辯?
      
這班值了兩三年足有,沒誰認真,也不可能出事。這天中午,我伏在桌上打盹兒時進來一個男子,東張西望。我立刻走出值班室,問他找誰?他答,是送鋼琴的。
      
我知道,我們一樓東端有間很大的屋子,其中一角被領導借給他的一位做鋼琴生意的朋友孫老板存放鋼琴,收不收錢鬼知道!平常也總看到他們出出進進搬運貨物。我打開大門,見門外停著一輛車,車上載著6個大包裝,上面印著某牌鋼琴的字樣,我想,可別抓我幫忙抬呀,又不給加薪,我腰不好,閃著了可是自己的。
       
剛才那漢子沖我笑笑:新進來的,老板讓先寄放這兒。
若是拉走東西我絕不能讓,這寄放東西總不會有假吧。我便問:孫老板呢?那人說,孫老板忙,讓我們幾個先送來這6架;另外還有3架次品,順便拉走,發回原廠家退換。
      
我眼看他們進來好幾個人,抬著架鋼琴來到那大屋子的門口,琴放下,卻進不去。
     
我問:怎么啦?還是那漢子說:沒帶鑰匙。我奇怪:你們放東西不帶鑰匙怎么進去?他又笑笑:有辦法。從窗口跳進去,把門打開。說著,走過去稍稍一撥弄,鋁合金窗戶就給弄開了,門被從里面打開。噢,我想,必是總這么走窗戶,輕車熟路了。
       6
架新鋼琴抬進去。隨即3架用粉筆寫著廢品倆字的抬出來,上裝車運走了。臨走,那漢子還沖我說了句:師傅,給您添麻煩了。
      
鋼琴拉走后,我越琢磨越不對勁兒,那鋼琴大老遠運來,當時怎么不驗收?連出3架廢品,那廠子還想不想做下去了?既然已經知道有出廢品的可能,孫老板卻不出面, 怎么知道這6架新運來的能否保證質量?
      
我想不通這里面有哪些不對。跟領導匯報?可又怕他借題發揮,比如說你為什么不經我批準讓他們跳窗戶?想起他那天的當面羞辱,我不寒而栗!
此時,臨時工來了,匆匆交完班,我就回了家。回家后越想越有壓力,當晚高燒不退,住進了醫院。
      
我在醫院住了半個多月,才勉強支撐著上班。
      
一進辦公室,見同事們個個板著臉,對我說,你生病得出福來了,少挨多少調查,少挨多少訓。我問怎么啦?他們說,丟鋼琴了,丟了3架鋼琴。失主報案后,警察確定丟失時間在一周內,單位除了你生病半月多被排除外,其他全是嫌疑人,尤其這一周內中午值班的,可他媽來罪了……
      
原來,那賣鋼琴的孫老板因為去南方談生意,一個多月沒回來,臨走時,門市那邊備足了貨,這邊庫存的也就不可能有人來取,他自己把鑰匙保存起來。最近到這兒取貨,發現鋼琴多出3架!再細一檢查,其中有6個是塞滿了木板、石塊的假包裝,這就是說,真鋼琴少了3架!
      
同事們對我講:真是見鬼了。警察折騰了好幾天,丁點線索沒有!
突然,他們都噤了聲。原來是領導過來,親自通知開排查會:老顧你回去歇著吧,其他人少一個都不行。哼,我就不信!
      
鋼琴失竊最后成了懸案,領導跟孫老板最后鬧翻了,兩人互不往來。
這年底,我頭一次評上了先進,工資晉升一級。領導的意思,先進不能從班子里產生,員工們除了我之外,那鋼琴一案誰都脫不了嫌疑……讓嫌疑人當先進,那不讓人笑掉大牙!
      
我萬分感謝那伙偷鋼琴的,更感謝那場病,來得真叫及時呀。否則,就我這心理素質,讓警察掃那么一眼,就得如實招供。那么貴重的東西,3臺呀,我后半輩子也還不起!

【作家簡介】顧文顯,中國民間文藝家協會會員,吉林省作家協會會員,吉林省民間文藝家協會理事,吉林省首批“德藝雙馨”優秀稱號獲得者。1987年發表小說處女作,迄今在國內外報刊發表各類作品1100余萬字,詩500余首,劇本被拍攝電影4部,在全國各類作品大賽中獲獎500余次,其中微型小說《精神》《英雄》《家仇 國恨》《紙條兒,紙條兒》等分別獲得《小小說選刊》《微型小說選刊》年度獎或大賽獎。

 

 

技术支持: 木同網絡 | 管理登录
福彩3d中奖破解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