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聞中心 >>新聞中心 >> 祝賀《遼源日報·作家周》出版50期寄語作品選登(二)
详细内容

祝賀《遼源日報·作家周》出版50期寄語作品選登(二)

《作家周刊》,一個有夢想溫暖的地方



 文/吳耀輝(《作家周刊》執行主編)

  

時光在指縫間,在鍵盤上,在文字的褶皺里悄然流逝,轉瞬《遼源日報•作家周刊》已創刊30個月,出版50期。30個月,說長不長,說短不短,長短自在;50期,有辛苦,有歡喜,更有裊裊余香。

《作家周刊》是由中共遼源市委主辦、遼源日報社出版的大型彩印綜合性文學周刊,是全國黨報首家周末版文學性專刊,被廣大作家和讀者譽為“中國黨報的文學輕騎兵”。《作家周刊》2017年1月創刊,已形成了紙刊、網站、微信公眾平臺三位一體的傳播展示平臺,成為廣大作家的知音、文學愛好者的良師,普通讀者的益友,同時成為了遼源又一張亮麗的城市文化名片。

堅持主旋律,弘揚正能量,傳遞真善美始終是《作家周刊》的首要職責。吉林省委、省政府學習黃大年的號召剛剛發布,李榮茂創作的百余行大型組詩《黃大年,一盞永不熄滅的愛國明燈》,便在2017年3月11日《作家周刊》頭版整版首發刊出,后被《吉林日報》等其它各大報刊、網絡轉載。2017年11月17日,中宣部追授南仁東為“時代楷模”,作為南仁東家鄉的刊物,我們及時推出了紀念專欄,積極宣傳“中國天眼之父”的先進事跡,并在2018年9月舉辦了“中國天眼”杯華語詩歌大賽,2019年2月23日、3月9日分兩期專版刊發獲獎作品。2018年12月15日,在中國改革開放40周年到來之際,本刊通版刊發“紀念改革開放40周年文學作品專題”,成為中國報刊紀念改革開放文學作品的光彩巨獻。2019年4月,為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本刊聯合遼源市總工會舉辦了“中國夢•勞動美”遼源市首屆職工文學大賽,并將以專版形式刊發紀念祖國70華誕的文學作品。

近兩年,本刊除多次承辦文學征文活動外,又相繼組織了四次“作家周刊•關東紀行”文學采風,開展“深入生活,扎根人民”主題實踐教育活動,讓編者、作者、讀者互動,切身體驗基層生活,感受新時代新氣象,寫出接地氣、有溫度、有分量的文學作品。正如本報總編辛延凱所說的那樣,“文以載道,承史化人。好的文學作品如朗星、如幻畫、如妙音,啟迪心智,激發共鳴,引領時尚,讓人們的精神世界更加豐富多彩,讓世界更加溫馨美麗……”

《作家周刊》盡管不權威,但這里有溫度,有大愛,有社會之責任;我們的編輯團隊盡管不專業,但這里有深度,有民眾,有地氣之根脈。《作家周刊》一直秉持方向性、文學性、大眾性,一直面向中青年作家及廣大文學愛好者,努力打造全國中青年作家最大創作發表平臺、文學愛好者最大培育扶持基地。《作家周刊》創刊時間不長,卻擁有了一大批作者群、讀者群,刊登的文學作品很多被網絡和紙刊媒體轉載,被文學朗誦者誦讀,很多文學愛好者、文學青年,從此開始了色彩而又崇尚的文學創作之路。

值此《作家周刊》出刊50期之際,省內外一些著名作家、詩人,紛紛發來賀詞寄語:

“人留不住人,猶如時光留不住時光,幸好有文學”

“夜,因為有文字,因為有詩,變得不再那么漫長”

“《作家周刊》讓全國的作家、詩人有回家的溫暖”

“遼源用文字發出屬于自己的光芒、自己的聲音”

“黨報墨香,文學家園,創新有致,潤物無聲”

……

在此,我要對各位老師, 各位作家給予本刊的關注與厚愛表示真誠的感謝。這些殷殷寄語都是對本刊的莫大鼓勵和鞭策,都會激勵《作家周刊》,在中共遼源市委宣傳部、遼源日報社的領導下,在廣大作家、讀者的支持下,不斷克服困難、改進不足,不斷創新求變、勇于突破,努力把更豐盛的文學作品和更美好的精神愉悅,呈現給廣大的讀者朋友,為更多的文學青年搭建載體平臺,為更多的作家詩人展示才華風采而傾情助力。

《作家周刊》是一個有夢想、有溫暖,更有愛和遠方的地方。最后,讓我引用詩人月光雪的一句寄語,作為《作家周刊》的座右銘和不懈努力的方向:

“一聲好,被眾人脫口而出,成林成海成口碑”!

 


《作家周刊》與我


文/青花雨(詩人、《作家周刊》編輯部主任)

   

時光是一支最有力最精準的筆,用以記錄,鐫刻,雕琢。30個月,我們慢慢走來,一路風雨,一起成長,50期我們褪去稚氣,成熟穩重,風發蓬勃。

眾人已紛紛落筆,而我手中的這支素筆提起又落,提起,又落。夜在此刻又深了一層,風從南窗吹進來,往昔如昨。

一粒種子在春天萌發,我們攜手,以陽光,以雨水,以晨露喂養,鳥鳴啄破一粒又一粒清澈。百花園里的草木紛紛抬頭,花兒一朵、兩朵……與文字為伍的人都投來欽羨和贊許的目光。我很幸運成為這里的小小園丁,在期許的目光中,我不斷練習審美,修剪,打枝,壓杈……并學會了用詩的語言和草木一起裝點春天,歌唱祖國!

 那么多個夜里,我在燈下讀你:讀你心靈的往事,讀你一生的朋友,也讀你插肩的過客;讀你的青山綠水,讀你的臨海聽濤;讀你的委婉纏綿,也讀你的大氣磅礴。最喜愛我的文字孩子們,你們勇敢、青春、向上,我允許你們在我的小小國度里撒歡、歌唱、舞蹈,當然我也允許你們淘氣,或者偶爾犯錯。我在你們的世界里徜徉,也跟同你們一起勇敢、成長!

我相信“腹有詩書氣自華”,也覺得好馬應該配好鞍。版面的編排需要具有創造力和想象力,并且時刻調動你的思維活躍。我把它定義為詩的創作。每一個素材的選取,每一篇文章的擺放,每一處微小的細節,都需要仔細地構思,設計,修改,完善,直至美好。排版是一個技術活,安靜,清秀的辰豫妹妹,十個指頭在鍵盤上敲呀敲,那些文字就排排隊乖乖站好。四個版面32000字,選稿,編排,校對,我們是認真的,嚴謹的,負責任的。

光陰流轉,一轉眼又是夏天,百花園里的花都開了,清風自來,鳥鳴自來,蝴蝶自來。多好啊,我們一起走著,你看,山河成景,日月成輝,花朵熱烈,每一片葉子都吹響明亮的贊歌!




回首五十期


文/紀洪平(作家、《春風文藝》副主編)

 

都說日月穿梭,日月也在文字中間徜徉,《遼源日報•作家周刊》轉眼已出刊50期。洋洋灑灑的詩歌、散文、小說和文學評論等,四面八方涌來的熱情作者和雪片般的稿件,蔚為大觀的一個文學平臺,就這樣在東北的遼水之畔聳立起來。

50期過后,一定會留下文學的足跡。

沿著這條文字鋪成的小路,我看到很多風景,可所有風景之中,最喜歡看的還是人。吳耀輝,這個接近知天命年齡的“年輕人”,終于在今天,與50相擁。說他是“年輕人”,因為他懷著一顆對文學虔誠的心,不停地奔走、呼喊,為文化相對貧瘠的吉林文壇,盡自己的微薄之力。從編輯《關東詩人》《北斗詩刊》……再到《作家周刊》,他殫精竭力,團結作者,發掘新人,千方百計地為這些作者找發表的平臺。他周圍的很多作者都是民間大眾,草根族,來自各個行業,生活極其不易,發表更加艱難,為了鼓勵他們,吳耀輝可謂用心良苦,在他不懈的努力下,本省的幾個報刊都給這些作者留出了空間,他一心文學公益,耽誤了自己的創作,卻為吉林文學的發展,默默做出了自己的貢獻。

記得我剛剛接手《春風文藝》時,前任主編語重心長對我說,不要小看刊物,它是一個功在當代利在千秋的事業,要做好它,把它當成一個功德做……盡管我努力去做了,《春風文藝》保持并發展了自己的優良品質,受到了本地和全國作者的贊譽,但相比吳耀輝,我覺得他更認真和執著,相信他會做出更大的貢獻。同時,也為中共遼源市委、遼源日報社的領導表示深深敬意,是他們的遠見卓識,是他們的一路扶持,才讓全國紙刊不景氣的當下,有了《作家紙刊》這一生動的文學亮色和暖色。《作家周刊》這一文化載體,如今已經走出了省界,成為全國廣大文學愛好者的精神家園,為吉林文化添光增彩,未來也必將成為一個響亮的文化品牌。




作家周刊,年輕的陽光于高處結出的果


文/月光雪(白城詩人、《北斗詩刊》執行主編)


被眾譽“中國黨報文學輕騎兵”的作家周刊,發行五十期之際,正值盛夏,正是一群人高舉盛夏的熱情奔忙的時候。

清晨,一期期翻閱我們的作家周刊,仿佛聽到一陣陣清脆悅耳的馬蹄聲穿過晨霧,年輕的騎手奔騰而來。

而與作家周刊日漸成長的我,更愿意把它看成文學的家園,一片結滿陽光的果園。你看,滿園的桃核正雙手抱緊核心,毛茸茸的綠殼,重生或分娩的運籌帷幄,生命的小木屋里,滋養的思想,藏著大腦溝回的篇章,一壟壟溝溝坎坎的翻越,生存與進取的留白,有無盡的迂曲,更有高深的精進。

核與桃的緣分,桃與核的淵源,日漸展露和炸裂的告白,與之有關的描述,我們伸向秋天的手,都有果核的內涵。有些健腦,有些益智,有些富含思維向度的微量元素,閱讀閱歷的眼睛,必將閱覽出素質引領的高度。

翻開一片核桃林的封面,在日漸繁茂的枝葉下,追根溯源。翻閱春風打下的手勢,翻找敲打秋實的致密節奏,翻看時間的掩體下,一群人肩并肩扛起的旗幟和使命。

肩負使命的人們,意志力整齊,目標整齊。他們先把自己長成一棵核桃樹,之后手挽手撐起一片核桃林,再一節一季的拔高陽光,拔起視野寬度,拔起精神的高地,春華秋實,看過來的人,喊出林海的波濤。

總有一把錘,收藏濤聲,收藏高處陽光結出的果,敲開豐滿的內核,展示固態的思想波度,一聲好,被眾人脫口而出,成林成海成口碑。

作家周刊,年輕的陽光于高處結出的果,愿碩果累累,愿果林茁壯,愿數以百期的攜手耕耘,愿數以千計的精彩紛呈,愿數以萬計的脫穎而出。




我與你


文/魏詠(河北詩人)

 

我相信,每一個平凡的日子,每一個溫潤或粗糲的細節與瞬間,都是命運賜予人間的禮物。

做為一名文學愛好者,偶爾的客串作者,也是自娛自樂,而寫文字只關乎心情與發不發表無關。偶然的一次,在關東詩人群里我信手打開青花雨老師轉發的新一期《作家周刊》目錄,倏然看到了一個與我同樣的名字,驚愕之余,不禁喜上眉梢,《當我開始愛自己》一首自己的拙作就這樣赫然的出現在我面前,一個不知深淺的初學者,一個遠在千里之外的市級黨報,怎就這樣連在了一起?懵懂間,慶幸自已不經意的一次投稿,一次幸運的人生轉折開始了。于是我記住了一張報紙——《遼源日報•作家周刊》,甚至將其延伸入一座城市,每當有人提到遼源,都有一種溫暖的情愫。

這是我夢想的起點,也是我執筆耕耘的基石,就像一個流浪的人,尋到了家鄉,尋到了一種新的生命。如同那一粒種子,在泥土的滋養中發芽,她好奇的窺視天空,為自己的成長許諾下一張藍圖。由此,用文字來感知和探索世界,便成為我日常生活之余的一門必修課程。

像一滴水,遇見了大海。在《作家周刊》的詩歌板塊里遇見了不少久仰的詩歌大咖,讀他們的文字就是最好的學習,就是對自我的重塑,風格迥異的作品,開闊了眼界,為我的夢想能振翅飛翔增添了不少羽翼。每當讀它,就像做一件非常神圣的事,把靈魂安放在這可棲息、可陶醉、可成長的濃郁氛圍里,我深感榮幸。

說到《作家周刊》必不可少的要提到落雪桐主編,相識于微信群,從他頭像的照片中感受到一種冷峻,初始的印像和對文字的落差,讓人總有一種距離感。可事實證明了我的錯覺。偶然的文字交流,他熱情的鼓勵和誠懇的點評,像黑暗中的火把給了我堅持的力量。當然,還有青花雨等一些熟悉或者不熟悉的編輯們,他們秉承著奉獻精神,和對文學的熱愛,為更多的文學愛好者打理著心靈的家園。

日月穿梭,時間如流水,但它從不虧待任何一個虔誠的人,我的文字有了小小的收獲,在市級、省級,乃至國家級的刊物上也陸續呈現,而《作家周刊》就是我夢想起航的地方。能把地方文學做成了全國的水準,得到了廣大詩人、作家的高度贊譽,《作家紙刊》當仁不讓。相信一群懷揣文字情節的人,風雨無阻的奔跑,跑成一片閃亮的風景。像綠洲,滋養或高大或矮小的生命。

歲月不居,我們腳步不止。在《作家周刊》創刊50期之際,我懷揣春天的夢想、夏天的熱情、秋天的斑斕、冬天的純凈,給它最真誠的掌聲和大大的點贊!

如果要對《作家周刊》說一句話,那就是:“讓文學成為歲月的肩頭。我與你。”




我與《作家周刊》真情“相戀”


 文/喬加林(江蘇作家)

 

牽掛一個人的感覺,微妙而甜蜜;每天期待與牽掛我最喜愛的《作家周刊》的滋味,充實而欣慰。從主編微信朋友圈看到約稿,“《作家周刊》即將出版50期,為慶祝這個值得紀念的日子,本刊編輯部擬刊出紀念專版,歡迎各位作家、詩人、評論家、文學愛好者積極參與,把對本刊的鼓勵、寄語、建議,以及與本刊一起走過的足跡,用您靈性的文字訴述出來,讓我們一起分享您的感受、感想、感懷!讓我們一起乘著文字的翅膀,在理想國振翅飛翔!”勾起了我的思緒。

記得在前年10月份,一個偶然的機會在一個文學交流群得知了《作家周刊》投稿郵箱。我就抱著試試看的心態投了幾篇稿子,過了一個多月,沒想到我的一篇《母親的蒲扇》居然被編輯采用發表在2017年12月23日《作家周刊》總第17期上。很多作者都在感嘆發稿難,尤其一些刊物編輯喜歡發關系稿、朋友稿、領導稿、以及編輯互相發稿情況,我一個普通作者在沒和編輯任何交流的情況下,我的稿子被采用了,心里十分激動。之前,我對《作家周刊》很陌生,沒想到編輯老師能采用我的稿子,樣報也很及時收到,且編版非常大氣。

由于喜愛寫作,我加入一些文學交流群,很多作者在群里看到誰發稿了就要郵箱,文學群里也有專門賣郵箱,幾千郵箱可以賣300至500元不等;同時也讓我知道很多作者投稿都是用軟件投稿的,一次能發幾百上千個郵箱,正如那些老作者說:軟件投稿一次投出去幾百家刊物,‘東方不亮西方亮’。我寫了30多年的稿子第一次知道還有投稿軟件,我實在孤陋寡聞了。有人介紹或推薦我買投稿軟件,頑固的我始終沒有答應,就連一位文友要送給一個投稿軟件我也推辭了。我一直認為:寫作是業余愛好,作者負責寫稿和投稿,是否采用那是編輯的事情,關鍵要端正寫作態度,調整好心態。在文學群里經常看到因為不發稿牢騷滿腹,有的作者還質問編輯為何不采用他的稿子……

每一份報紙或雜志對刊物都有自己的定位,稿子是否能發表,主要看是否符合刊物的要求。只有針對性、選擇性投稿,發稿的機會才會很大。個別媒體發關系稿是存在的,但正規的刊物還是以稿子質量為主。

有一次,在華夏精短文學學會江蘇分會開會交流時,我把在《作家周刊》發稿情況以及郵箱介紹了一下,立刻引起學會領導和會員們的興趣。我還沒有介紹完,會員們就迫不及待地向我索要投稿郵箱。

結識《作家周刊》二年多了!雖然時間不是很長,但我已經深深地愛上了她。

在我心目中,《作家周刊》是連接文學愛好者情感的紐帶與橋梁,傳播信息、傳播知識、傳播文明,傳播愛、傳播孝;如親人般溫暖、貼心。所以《作家周刊》在廣大文友眼里和心里是如此的親切、如此動人。《作家周刊》是眾多文友的美好家園,而我就是這個家園的一份子,我倍感驕傲與自豪。

祝愿《作家周刊》報越辦越好,越辦越紅火!

   

 


《作家周刊》出刊50期感賦


文/史忠和(遼源作家)

 

喜聞《遼源日報·作家周刊》出刊50期,得耀輝所發之邀約,回想報社發展之歷程,遂心有所動,臨屏動筆,片言支語,誠表志賀。

魁星樓美,遼河水長。奇峰挺秀,錦水含章。東遼河發源于此;黑土地天賦其香。凌威崇峻,聚天地之靈氣;江水奔騰,潤萬物之明陽。登峰巔而盡享關東萬里之佳景;游圣水而細品長白余脈之風光。

《作家周刊》根植一隅,獨樹一幟,拓土開疆。凝聚文壇之脈動,唱響時代之樂章。弘揚創新之精神,春秋數載;傳播先進之思想,風雨同當。擎鐵肩之道義,解兒女之情長。源自長白之腳下,群英薈萃;面向全國之各地,德渥群芳。《周刊》初創,便一鳴驚人也。以質取勝,堅持與遼源之發展同頻共振;情篤境遠,定格為社會之進步做大做強。追求卓越,勇創輝煌。尋求融合發展之路徑,助力城鄉振興之臂膀。不戚戚于貧賤,不汲汲于堂皇。情調高懷,老同志手不釋卷;知音互動,新讀者訂閱爭相。

憶往昔,歲月蹉跎,周刊人逆水而行舟,艱難拓業;守理念,甘于寂寞,眾驕子臥薪于嘗膽,形影相攜。握纖毫之筆則心系民眾;行寸墨之功而熱情謳歌。杰作出于名家手,佳篇來自好生活。以人為本,工作在責。樸力而遵誠信,傾情貴在人和。育幼樹已成林海,納小川而入江河。欄目種種,從嚴治報固根基;人才輩出,以德樹人指巍峨。恪守信念,造文化氛圍之樸厚;厚積薄發,重創新方法之挖掘。一心一意,萬卷綿薄。

守原則,重指導,建平臺與網絡相結合之新型媒體;靠理性,有作為,抓影響與競爭共提升之大膽經營。新時代,新作為;新形勢,新使命。抱仁守義,弘揚中華傳統文化;薪火相傳,助力文化全面復興。得時者昌,順勢者勝。大文化變革如荼如火,新格局發展求實求誠。窮且益堅,不墜騰飛之志;任重道遠,還需砥礪前行。

五十期春華秋實,周刊人一直與讀者相伴;五十期篳路藍縷,周刊人始終與時代同行。腳踏泥土而不知疲倦;筆蘸芬芳而飽含深情。擔當責任,對準視角拓展路徑營造主流之輿論而情懷天下;敢為人先,傳遞社情民意服務重視人才之發展而心有民生。關注百姓之所需,服務百姓之根本;立足煤城之領域,傳播古今之鴻聲。不忘初心,牢記使命,實施創新引領開放崛起之戰略;折射遼源精神苛求完美之文明。百家采擷,得漢唐之浩氣;一枝獨秀,汲華夏之益精。面對新媒體時代之轉型挑戰,堅守高品質銳意創新之歷程。我正年輕!

喜哉!自古物華天寶,文有卓識;壯哉!而今人杰地靈,涅槃重生。適應新常態,扎根沃土;有融乃強盛,大旗高擎。秉承務實創新服務社會之出版理念,以追求卓越之傳播品質而躬身踐行。《作家周刊》,黨報熱線之快遞,《作家周刊》,服務人民之先鋒。上善若水,大愛至誠。化道德之雨露,播振興之罡風,揚天池之宏韻,樹關東之旗旌,敬業進取以傾情奉獻,春光正好而再踏新程!



技术支持: 木同網絡 | 管理登录
福彩3d中奖破解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