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說專題 >>小說專題 >> 【小小說】走眼/顧文顯
详细内容

【小小說】走眼/顧文顯

那年月找專家看病恰似攀珠峰,要是能住上院,簡直就是駕云了,至少老管深有體會。

老管站在省醫院走廊,如同領小雞崽的老母雞突然發現當頭俯沖下來一只鷹,慌亂得不知所措。在省城可不比家鄉那個城市,在這里再沒人拿他當盤菜。老婆這病,明知道沒了救,可如果不讓她住住大醫院就這么等死,老管心里那會是什么滋味!

那只鷹眨眼就變成一個穿夾克衫的人,朝他熱情地伸出手:“管同志,聽說嫂子看病遇上了難事?”

老管只是機械地點頭,對方怎么認得來自小城的工人,怎么就知道叫他管同志,怎么就知道他老婆要看病?

夾克讓老管稍等,很隨意地進入走廊盡頭一間辦公室,片刻出來沖老管招招手。老管如同遇上了蒙漢師,稀里糊涂地跟了過去……不到十分鐘,院長親自給管妻看病,并安排她住進了高級病房。出乎意料的是,老妻死里逃生,居然又活了六年半!

老婆出院時,夾克來幫助辦手續。老管又像是做夢,一分錢也沒用他掏!

夾克叫林秘書。林秘書帶著老管走進一幢寬敞的居室,見到了省城的市長。市長溫和地拍老管的肩膀稱他老哥,然后親自讓座,奉茶,老管惶惶地想,不是要割我的腎抵老婆看病錢吧?

市長微笑著說,你不必拘束,咱哥倆有前世的緣份呢。聽說老哥目光如電,有點小玩意請老哥給掌掌眼。

說著,夾克衫就用黃綢子托過一件東西。老管吃了一驚,唐朝的文物,國寶級的!他哆嗦著雙手,目光癡癡地盯著那寶貝作聲不得。

市長說,它不是紙糊的,老哥把玩把玩。

拿在手里細看,老管那只手很快隨意起來:“亂真,簡直可以亂真!”

“怎么,老哥看出是贗品?”林秘書臉色如同錫紙,而市長依然微笑著。

老管把那寶貝舉到市長眼前,指出這東西的兩處敗筆:“古玩在唐代達到登峰造極,特別是金銀器,至今難以比擬。這物件模仿得惟妙惟肖,可細看仍有瑕疵。”

“笑話,”市長仿佛重復著一個沒有笑點的笑話,“600萬,弄個假貨?”

幾天后,林秘書悄悄地對老管說,您老好運氣來了。市長從來不給別人辦事的,這回要把你調來省城工作。

老管腦袋搖成他家那破電扇:“不中不中……我算過卦,離開家鄉,人就不旺性。”

老管做夢都想進省城。可為熟人安排工作是以權謀私。市長是老婆的救命恩人,老管害誰也不能連累市長!

從此,老管經常跑省城。市長戰友的兒子殘疾,好可憐呀,市長就幫殘疾孩子做收藏生意,好歹幫他混口飯吃。殘疾人倒騰的什么好玩意假玩意,都要經老管先過一眼。老管小時候受爺爺真傳,加上悟性高,肯鉆研,所以從未走過眼。在那座中等城市里,他倒是第一把交椅,可這是省城,這是市長!

老管成了市長的知己。沒有理由不知己,那么平易近人的領導。老管往返省城的車費,市政府和他廠子搶著報銷。有人攀比老管不干活,廠長在大會上義正辭嚴:“誰敢攀比老管師傅?能讓省城市長高看一眼,這是為提高咱廠、咱市的知名度做貢獻。哪個若也被市長看上,我不但不讓他干活,還發他獎金!”

老管這鑒定顧問做了12年,從老管被人稱作管老。期間有許多慕名者高薪聘他做顧問,管老搖頭。除卻巫山不是云,除了市長,他誰也不伺候。

突然聽說市長被雙規了。聽說市長是個巨貪,哪里有什么戰友的殘疾兒子,這市長……他老婆開古玩店替他洗贓款,那些收藏品都是下屬賄賂的!聽說市長欣賞老管的眼光獨到、為人性子耿直,才煞費苦心把他挖到跟前。

老管傻了。想破腦袋也不敢信那些傳言,怎么可能。但是報紙上白紙黑字,若不是市長交待出比他更高的貪官,槍子兒是吃定了!

市長被判無期。管老悲痛欲絕,你說你要那么多錢干什么用?管老自認為市長是天下最好的人。世上那么多清官,誰能幫助他老妻多活了六年半,哪個在大街上用黑眼仁看過他一眼?只有市長。

當年老伴走時,管老也沒這么撕心裂肺過。市長判刑是法律的事,可他受人之恩不能負義。管老千里迢迢探監去。知道監獄不讓送吃的,他帶去了一些錢。

憔悴蒼老的市長隔著玻璃嘆氣:“老哥是第一個來看我的,那些下屬平時孫子似的追隨我,說的好話能甜倒牙,如今半個人影也沒見到。唉,走眼了,白混了這些年月,一個人也沒看準。”

管老嘆氣:“兄弟,你交不交我算什么,千錯萬錯的是不該得罪人民!走了,往后一年看你一回。”

回到家,管老把珍藏多年的書賣了廢品,換回一瓶酒,喝得昏天黑地。管老邊哭邊罵:“走眼了。人都看不明白,我他娘的配看什么文物!”

管老門外貼著一張紙條:本人洗手,不做鑒定。

陸續有人登門。本省的外省的,許以重酬請他做顧問。管老搖頭:“眼神不中,不干了。”

來人:“管老跟錢有仇嗎?”

管老右嘴角使勁往下一咧,算是笑了笑。

 

【作家簡介】顧文顯,中國民間文藝家協會會員,吉林省作家協會會員,吉林省民間文藝家協會理事,吉林省首批“德藝雙馨”優秀稱號獲得者。1987年發表小說處女作,迄今在國內外報刊發表各類作品1100余萬字,詩500余首,劇本被拍攝電影4部,在全國各類作品大賽中獲獎500余次,其中微型小說《精神》《英雄》《家仇 國恨》《紙條兒,紙條兒》等分別獲得《小小說選刊》《微型小說選刊》年度獎或大賽獎。

 

 

 

 

技术支持: 木同網絡 | 管理登录
福彩3d中奖破解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