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隨筆 >>散文隨筆 >> 一斗閣筆記之一/莫言
详细内容

一斗閣筆記之一/莫言

原文刊載于《上海文學》2019年第1期

1

真 牛

那頭牛,身材魁梧,面貌清純,是牛中偉丈夫也。初購來時,兒童圍繞觀看,社員點評夸獎,隊長洋洋得意。但此牛厭惡勞動,逃避生產。套一上肩,立即暈眩,跌翻在地,直翻白眼。鞭打不動,火燒不理。一摘套索,翻身躍起。如此這般,眾人傻眼。支書曰:“人民公社可以養閑人,但絕不能養閑牛。”隊長曰:“若不是法律保護耕牛,老子一定要宰了你。”會計曰:“好男不當兵,好牛不拉犁。”支書曰:“閉嘴,你的話里有嚴重的政治問題!當心擼了你的會計。”會計面色灰白,悄然而退。牛翻白眼,不見青光,疑似阮步兵轉世。無奈,只好將它牽到集市售賣。那牛一到集市,雙眼放光,充滿期待又略帶憂傷,仿佛一個待嫁的新娘。集市上收稅的人一見它就樂了:“伙計,您又來了呵。”牛眨眨眼曰:“伙計,不該說的莫說,拜托了呵!”

2

詩 家

大清乾隆年間,吾鄉白公有三子,皆忤逆不孝,但俱有詩才。父將三子訴之于官。差役將三子拘至衙,縣官升堂審訊。父歷數三子不孝行狀,言之動情處,失聲嚎啕,老淚縱橫。官曰:“忤逆不孝乃本朝法定大罪,輕則廷杖,重可大辟。但本官愛才,不忍動刑。聞爾等皆能詩,即以衙前竹為題,各做一首,通即恕,不通則嚴懲之。”長子詠曰:“老爺衙前一叢竹,順著節兒往上數。老爺今年做知縣,明年定會升知府。”次子曰:“老爺衙前竹一叢,旭日初照枝葉紅。老爺明年升知府,后年提拔進京城。”三子曰:“老爺衙前竹叢一,觀音菩薩來送子。送個兒子中狀元,送個女兒嫁皇帝。”官大喜,令差役責打白公四十大板,斥之:“生了三個詩人,還告什么刁狀。”


3

蔥 管

余少年時與兄割草、牧羊于野,渴甚。溝渠中雖有水,但苦如鹽鹵,不能飲。兄遂問羊:“羊羊羊,何處有水井?”羊咩咩數聲,東向狂奔,吾與兄追隨至翰林碑。碑前果有一古井,深可數丈。時有翠鳥由井中飛出,水氣淋漓焉。探身下望,井中映出倒影。吾口渴愈烈,恨不能跳入井中暢飲。兄突發奇想,采來蔥管數根,以口叼之,劈開雙腿,足蹬井壁,次第下之,如入幽靈之境。良久,兄口叼貯水蔥管,攀援而上。以蔥管授我,飲之,其水甘冽,如瓊漿玉液。如是者數,兄氣喘吁吁,力漸不支。余心不忍,道:哥,我不渴了。兄道:再取一次即止。兄蹬壁又下。忽聽噗通一聲,余知兄落水,急忙低頭探看,只見兄站在井底,水及其胸。余急問:哥,沒事吧?兄道:好涼快啊。我道:哥,你快上來吧。兄道:我踩到一個硬硬的東西。兄俯身入水數次,摸上一黑色長物。兄解下腰帶,拴住此物,掛在脖上,攀援上來。拔草擦去泥污,竟是一把長刀。找磚頭磨去鐵銹,發現刀背上刻有兩個篆字,經學校老師辨認,說是“蔥管”。我與兄聞之愕然,難道古人知道我們會用蔥管取水嗎?許多年后,我想,也許是一個姓管名蔥的人,將自己的名字刻在刀背上。

4

錦 衣

一富家女,容貌姣好,及笄,自言寧死不嫁。其母怪之。每至夜深人靜時,閨中即有男子說笑之聲。母逼問之,女曰:系一美貌華服男兒,夜來幽會,雞鳴時,即匆匆離去。母授計于女。至夜,男又至,女將其華服鎖于柜中。平明,男索衣欲去,女不予,男悵悵而逝。清晨,大雪,母開雞舍,見公雞赤裸而出,不著一毛,狀甚滑稽也。女急開柜,見滿柜雞毛燦燦。女抱雞毛出,望裸雞而投之。只見吉羽紛揚,盤旋片刻,皆歸位雞身,有條不紊,片羽未亂也。公雞展翅,飛上墻頭,引頸長啼。啼罷,忽作人語,曰:吾本天上昴星官,貶謫人間十三年,今日期滿回宮去,有啥問題找莫言。


5

仙 桃

吾少時聽爺爺說,嶗山西側懸崖上,有桃一株。三月開花,其華燦爛。八月桃熟,崖下仰望,鮮紅如瑪瑙,氣味芳香,人間罕嗅之也。博者曰:此仙桃也,食之可長生不老。多有渴望不死者,攀巖而上,但終無一近頂者。村中有巧人杜樂,諸工皆能,乃傾其家產,造拋石機一具,能拋石數十丈。俟桃熟,集村中精壯數十人,拉動機器,拋石上崖,先不中,調整數次后,有一石正中桃樹,似聞噼啪之聲,見數桃下落,眾蜂擁上前欲接,但距地數丈時,即被仙鶴噙去。

抗日戰爭時,游擊隊找杜樂造拋石機。其時杜樂已死,其子杜興按父留圖紙,造拋石機一具,在攻打藍村炮樓時,立下大功。游擊隊獎勵杜樂,贈其蟠桃一筐。

6

茂 腔

吾鄉高密有戲曲茂腔,流傳二百余年,至今演唱不絕。吾從小耳濡目染,得益甚多。此戲起源于民間,曲調委婉凄涼,如泣如訴,如怨如慕,尤為村婦所迷。劇情多懲惡勸善、帝王將相、才子佳人等老套路。劇中唱詞, 多使用方言土語,聽起來格外親切,但外鄉人不懂也。

黑龍江邊祝家屯,系民國初年由一闖關東的祝姓高密人創建,后親戚朋友皆投奔而來,遂成一高密屯。九十年代中,屯中一老婦病重,對兒女說出最后愿望,臨死前想聽一段茂腔。那時還沒有互聯網,但VCD已經有了。其子就給高密的親友拍電報,索求茂腔光盤,同時去哈爾濱買了一臺機器等候著。半月后,光盤寄到,老婦已在彌留之際。家人匆忙將茂腔放出,起調過門一響,老婦手指顫動,慢慢地睜開眼睛。等到著名旦角郭秀麗那悲涼婉轉的唱腔響起來時,老婦竟然坐了起來。一曲聽罷,心滿意足地說:“中了,現在可以死了。”言畢,仰倒而逝。


技术支持: 木同網絡 | 管理登录
福彩3d中奖破解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