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現代詩歌 >>現代詩歌 >> 白紙黑字(組詩) /孫玉平
详细内容

白紙黑字(組詩) /孫玉平

●想到

 

一想到輪胎

就想到承載,想到爆裂

想到反復磨損和修補

想到氣不可大,也不可小

想到肋骨如車的鋼圈

皮囊如上好的橡膠

想到身體彎曲,佝僂

不停地滾動

想到終有一日

會路遇一根尖銳的釘子

 

帶不走的

 

身后的腳印,

小河邊的柳

風中的蒿草,

老榆樹下的墳頭

晨曦里的炊煙,

拴在槽頭的牛

掃出門的雪,

王寡婦掛在梁上的繩頭

還有我一回頭就能看見的

橫在村莊后荒涼的沙丘

 

在草原


不說遼闊不說草色枯榮,花開有意

只說快只說腳下生風,心無糾纏

徐悲鴻的第九匹馬上備鞍

只需一步一切就會越來越淡,越來越小了

打馬歸來時

定是月光下的草原

在低頭啃草的羔羊旁下馬,落鞍,飲烈酒

然后靜靜地躺下來,讓草貼緊臉頰

聽風聲與月色秘密交歡

 

白紙黑字

 

一夜的大雪覆蓋了所有

包括我的夢

夢中的火焰

火焰中的痛

我相信這遼闊的白

懷有菩薩心腸

我跪在上面

只是想把一顆無恥之心

從困頓中解救出來

并簽字畫押,落款處

按下我清晰的指紋

 

二月雪

 

比先前更白

更柔軟,更細碎

來來去去的腳窩都是濕的

抬棺人不說話

雪落在漆紅的棺槨上,有著

雨水擊打門窗的聲音

 

歲末書

 

大雪壓境

能夠發出聲音的都可視為溫暖

或最樸素的愛

比如嘰嘰喳喳的麻雀咩咩的羔羊

小外孫在她臉上吧嗒親一下

而我已坐上了西去的動車

腳下是一根裹緊了火藥的引線

發出呲呲聲響

那藍色的火花隨著我的心跳動不止

越來越遠了…….

越來越近了!

車窗外的一脈青山

多像我這首詩的另起一行

 

那一年

 

那一年剛進十月

大雪就下了三尺深

生產隊把來不及收的苞米

丟在了曠野

母親餓著肚子,忍著北風

扒開苞米堆上的雪

我和二弟在土屋里

守著火盆里的余熱爆米花

忘記了母親扛回來多少苞米

只記得她的一雙鞋子

凍成了兩個

硬邦邦的冰坨

那一年我還很小

不知道母親懷著三弟

不知道多年以后寒冷的北風

會從她的骨縫拼命地想鉆出來


技术支持: 木同網絡 | 管理登录
福彩3d中奖破解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