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現代詩歌 >>現代詩歌 >> 揮之不去的寂靜(組詩)/王建峰
详细内容

揮之不去的寂靜(組詩)/王建峰

揮之不去的寂靜(組詩)


王建峰


中秋頌


母親慢慢走著,偶爾向前傾斜一下身子

雙腳卻在向后,擦蹭著

那一瞬,她握我的手愈發緊了

宛如蒼白的綠穗莧,握住了明天


這是丙申年,八月十三日的午后

我又一次攙扶著母親

告別了病房。院子里


秋風正送走銀杏葉上的淡綠

迎來

滿目的蒼翠


在黃昏的枝頭


我這朵芙蓉花嘛

被零碎的葉子捧著,安坐在

黃昏的枝頭,不去想

武侯祠里的風云如何去際會

不去睬,錦江邊望江樓上

那永遠望不到的邊

那么高的生活天空里,兩只鴻雁

在不舍的飛,這么舉重若輕的風

在隨意的吹,我就鋪開

這一萬平方公里錦繡

筑就的花壇,還有此刻

柳梢撫過臉頰

落向我明天的地面,三片兩片

光陰的碎片


最后一次揮手


那些時日,母親的腿腳

越來越笨拙了

整個下午,我陪著她看新藥說明書

提醒注意事項,清倒院子里的垃圾

從菜窖里取出菜疏,擇菜,洗凈

 

近黃昏,我要走了

每次送我到街門口的她

那天堅持要送我一程

我攙扶著她,遲緩、偶爾后退的腳步

一步一步來到巷口

 

夕光安靜地編織出彩霞

披在我們身上,越來越稠密

我回頭,母親的嘴唇越咬越緊

揮了揮手,沒有說話

 

中年

 

告別過昨日了

包括你翻墻頭嗑破的嘴唇,電影院里

懷揣著小兔子

坐在女孩子身邊,成為你

越來越遠的遠方,也走進

你的中年

像山谷里一棵落滿風塵的黑樹樁

從灰燼里還原著星辰

剔除雜念

放棄使命吧

世間那明明滅滅的事物

終將一點點照亮自己

迎風的鳥兒


一個人面對空曠

能不能算作孤獨,你的頭發

從河畔揚起,而生活

一浪接著一浪,像浪尖上

被托舉的鷗鳥

縱然被風的手用力向后拉拽著

它也會又一次向前


我著實不清楚,一只鷗鳥

為什么緊捂著胸口?像你的頭發

不停的揚起

愈加奮力地扇動翅膀

 

寒風里

 

站在枯草起伏的墓園里

遠處的高樓和街巷勾勒出城郭

而山坡上由時光隆起的一個

又一個墳塚

被寒風一遍遍梳理著

高低愈發錯落,街巷愈加縱橫


我認識的一棵銀杏樹


秋天來了

他從暮色里彎下腰身,從藤蔓上摘下南瓜

就被金黃的落葉帶走了

 

冬天到了

她拄著拐杖,一遍遍從街門上探出枝頭

沒等到兒女們的到來

就被一抹月色融化了


當下午進入黃昏

他仍舊沉浸在憂傷里,在五月

他知道,沉默和夜色越深

那不知因何而起,從哪兒吹來的風

會愈加吹彎腰身


他擺正自己

他覺得只能以筆直的余生

像親手送走父母親那樣

走過自己

不管風,一路如何彎曲


全家福

 

端詳了許久。我的手指

從父親臉龐上,一微米一微米地滑向

母親的臉龐。又從母親的臉龐

一微米一微米地回到父親的臉龐

多么青春,多么安詳

一個幼兒,坐在父母親中央

像坐在世間原點

那燈光下的笑臉

開放成時光花朵。哥哥站在左邊

姐姐立在右邊

花紅葉綠填滿了夢中庭院

 

我的手指,又一微米一微米地拂過

天堂畫面 。春夢留念,1965年2月14日

留白空曠,幸福滄桑而飽滿

成唯一


在老屋想起父母親


兩只麻雀,剛落在銀杏樹枝頭

我就覺得,如果父親

從土炕上醒來,一定會到院子里

整理他巴掌大的菜畦。如果母親

一遍遍走到街門外

朝向小巷口張望,那一定是渴盼

哪一個兒女的到來。這些天

日子瘦得像天空

一天比一天擦的瓦藍

那瓜蔬滿架的綠蔭下,陽光被碎成花瓣

消瘦的父親又講起他

年少時加入地下組織,從公社到商場的時光

而母親,傴僂著身子從藤蔓上

為我摘下絲瓜。我是在做夢吧。我多么祈盼

父母親插上天堂的翅膀

兩只麻雀似的,落在我余生的枝頭

屋檐下嘰嘰喳喳拌嘴,結對去小廣場晨練

 

揮之不去的寂靜


越來越喜歡一個人站在河畔

每當我站在河畔,都能感受到

世間如此的寂靜

仿佛我所有的糾結,或者惆悵

甚至揮別的影子,都在離我遠去

 

遠去中,菖蒲叢被鳥鳴

逐一占領,而黃昏

又將如何也揮之不去的寂靜

越抱越緊


山村偶得


一朵云落向山溝

一群羊圍繞著圈欄咩咩叫著,不停地打轉

愈發將小溪旁的幾座老舊土坯房

摁入藍天深處。不遠處


一個漢子擼起袖子蹲在照壁前

揮舞著刀

而那只羊,像日子

被橫陳于光陰的砧板上


一群羊圍繞著圈欄,我們圍繞著取舍

于無形處沒頭緒地轉著

一朵云在人間低處開放 ,小溪水

蜿蜒著流過自己


無題


每次參加完葬禮,就會發覺

我又丟失了什么

得失,取舍,悲喜,無奈,失落

都去了哪兒


當鳥兒從頭頂飛過

我就從又一次的丟失

甚至,遺忘里

和自己,肝膽相照


他年


我已是髦耋老人

頭發早已全白,牙齒只剩幾顆

從今天開始,我就要重視養生

改掉懶床陋習

堅持晨走素食,晚飯少吃


被人踩腳了

陪個笑臉,無故挨罵了,轉個身走開

為多年后我還能夠拄著拐杖

在自家小院里種下芫荽,絲瓜,豆角

侍弄著它們一天天長大,至開花結果


如果還有空閑,我就提上個小馬扎

到小巷里和有興趣的老人們殺上幾盤

不管楚河設謀,漢界有略

馬只管跳,炮盡管打吧

卒子頂多圍著個老將轉轉磨盤


我偶爾也抬起頭

看看天空俊俏的云朵從東邊來,往西邊往

或者,從西面來,往東面去

側耳,辨別一下哪個枝頭上

是黃鸝,哪棵柳樹下

是金絲雀的鳴叫聲


春風里


幾天前聽小區的保安說,他死了

死于酒后腦出血


他叫什么,年齡多大,來自哪里

安葬在哪里,我不得而知


我只記得,我每天清晨的好夢,都是由他

和垃圾箱小輪子的隆隆聲打破的


如同昨天,一個比他更年輕的男人

手拉著垃圾箱,從我身旁走過


一如路邊一朵不知名的小黃花,不過在

我們來來往往的季節里,晃了晃


作者簡介:王建峰,男,1964年生,山西省作家協會會員,現居山西省原平市。2015年學詩以來,作品散見于《星星》《詩選刊》《詩潮》《綠風》《中國詩歌》《詩探索》《中國新詩》《歲月》《黃河》《山西文學》《都市》等刊物,有作品入選《2016中國詩歌年選》等多種詩歌選本。


技术支持: 木同網絡 | 管理登录
福彩3d中奖破解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