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隨筆 >>散文隨筆 >> 英雄的黎明/洪健天
详细内容

英雄的黎明/洪健天


      當了數年的歷史教師,翻爛了幾本歷史教科書。漸漸,歷史成了套路,成了范式,從必修一到必修三,再單曲循環。我忘了歷史的真意,甚至忘了歷史到底是什么。直到聽到一位哲學家克洛齊說過的話,一切真歷史都是當代史。我才明白,我需要跳出一些窠臼,做出一些嘗試,讓歷史活過來,讓歷史人物活過來,成為我們正在經歷的實際。


      我選擇了必修三的一節課《新文化運動與馬克思主義的傳播》,我把時間定格在113年前,那是1915年,那時的中國發生了一場影響深遠的運動,這就是新文化運動。那里有中國三千年未有之大變局,那里有一個知識分子的群像。那是一個災難深重的時代,更是一個奮起的時代。一群飽經憂患的知識分子,用手中的筆做槍,在亂世里,用積極而痛苦的思考為自己的祖國,為自己的民族,尋一個出路,尋一個未來。


      那么,我們如何去接近和理解那個時代呢?我選擇了歷史話劇的方式。當歷史從時光的深處蘇醒,我們不再目送那些背影漸行漸遠,我們甚至不需要回望時代,去做俯瞰式的梳理,我們只需要走進歷史現場,成為他們其中的一位,為那個時代發聲,與那個時代同呼吸,共命運。于是,學生們成為了陳獨秀、魯迅、胡適。當這些憂國憂民的話從他們口中說出,當白紙上寫過的堅硬文字再次立了起來,我們驚訝地發現,歷史從來沒有走遠,也遠遠沒有塵埃落定。他就發生在我們身邊,這是一種深深的同在感。


       這是一個多災多難的時代,更是一個青春的時代。新文化運動發起的那年,胡適24歲,陳獨秀36歲,李大釗26歲,魯迅34歲,北大校長蔡元培47歲,這些思想的旗手正是當打之年,青春不老,他們渴望著一個青春的中國,他們也正創造一個青春的中國。而我們的學生也在經歷著青春,經歷著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的塑造過程。當他們隔著一百多年去演繹另一群人的青春,一些奇妙的化學反應就自然發生了。都說青春不死,它只會凋零,當一群青年演繹另一群青年的時候,我們知道,青春不會死,也不會凋零,它一直在延續著,傳承著,讓剎那的芳華常駐在我們的心頭。


      這是一種歷史的相對論,當時空被拉近,那些往往只可遠觀。只可仰望的人,都成為了我們的身邊人,甚至就是你自己。歷史躍然紙上,生動地與你對話,并一起前行。歷史不再只是蓋棺論定的結果,它成為了一種如果,告訴我們一種新的可能性。原來,一切都不是戛然而止,而恰恰是生生不息。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當話劇終了,音樂響起,當英雄落幕,曲終人散。當時代的洪流滾滾向前,我們都在唏噓,感慨歷史那厚重無比的真實,我們也恍然悟到,原來歷史就是一種生活,而生活也是一種歷史,這是一種進行時。從新文化運動中的口號“民主與科學”,到現在的科學發展觀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我們看到了青春的軌跡,歷久彌新。


      于是,當那些知識分子揮手告別的時候,他們給我們的不只是一個個背影,他們正在在以一種儀式感告訴我們,我們即將迎來的不是再見,而是英雄的黎明。只要青年不滅,青春就不會死,那是不斷挑旺的精神之火,生生不息。

那就讓我們記住這些歷史和現在的青年吧。


技术支持: 木同網絡 | 管理登录
福彩3d中奖破解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