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協機構

最近互聯網新開了一個群,叫歲月紅。群主是歌友會的主事,大凡好事者,都會主動聯系她。因為群主人好,偏偏名字又叫好女,這群一開張,立即人氣大旺。

 

這不,開張雖然不用剪彩,但是群主得上班。她今天猜到要發生一些故事,于是就想起了藍絲絨旗袍,本來是想穿那件薄荷煙的旗袍的,后來,一啄磨,覺得絲絨還是文藝些,于是,到群里上班就確定了藍色基調。

 

那么漂亮的旗袍如何展示呢?群主實在用心良苦,她想啊,歲月是什么,那是一段段念想,曾經有多少旖旎的故事在歲月里流淌?本身,旗袍就是許多故事的發生地,從裁縫店里出來,就有了,那是不爭的事實。

 

為什么這樣說呢?店主一直想找個粉友,他心里總想著,我的旗袍要讓一個文藝范穿上,才能對得起我的作品。店主的作品是什么?他設想了三月的楊柳和春風,以藍色作為主題,以絲絨作為緞面,真正展示高低起伏的曲線與韻味流長。說到底,他有個夢想,想與旗袍的主人,發生一點陽春白雪的溫暖。

 

好女來買這身旗袍的時候,店主不在家,店員看到好女無比喜歡那件藍絲絨旗袍,就立馬取來給好女試穿。這一穿,不得了,店員眼睛直勾勾地看著一身藍絲絨旗袍的好女,居然忘了價錢,因此,好女就以1800元買走了。

 

店主回來后,發現旗袍不見了,就問店員。店員說賣了。店主問多少錢?店員實話實說賣了1800元。店主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1800元就賣了?3600元的價格你就賣了1800元?糟了,賠了夫人又折兵,為什么我要出去瞎逛呢?錢也少了,人也沒有見著,緣分啊,我的美好作品啊!店主一陣陣嘆息。

 

店員說,我覺得你賣得值,為啥?因為你的夢想就要實現了。

 

我的夢想就要實現了?見鬼去吧!

 

店員說我對買家說了,老板出售這件旗袍的唯一要求是必須有一天展示旗袍的背影給老板看。買家答應了,這不是好事么?

 

那買家在哪?

 

買家說你去歲月紅群里逛逛,就會知道。然后,店員給了加群的資料。

 

說到這里,要拐回來說旗袍買主好女的事情了。

 

好女想到今天要與群友空間見面,第一件事想到的就是柔軟、柔軟再柔軟。你不柔軟,如何能夠引起共鳴,不共鳴又如何把那些小溪般的思想流進群里?不流進群里,那么不就沒有更多好故事與大家分享了?就在糾結的那一剎那,好女的手最終將手放在藍絲絨旗袍上,慢慢地,絲潤柔滑的旗袍在鏡子的波光瀲滟里,神奇地上了自己的身子。

 

也是有意思,好女發現先前的自己不見了。鏡子里的女人怎么看也不像好女。

 

此時,好女只是吃吃地笑,鏡子里的女人也跟著吃吃地笑。

  

最后,讓好女奇怪的是,手機不見了,家里又沒有電腦,怎么辦?說好9點鐘到群里的,我怎么能遲到?怪只怪昨晚買旗袍,有可能將手機落在別人店里了。那么,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去取回手機。

 

應該說紅色車天生是女人開的。好女的車技不錯,可以開80碼,她決不開70碼,那樣流暢的奔馳,需要一種動感和張力。

 

離9點僅僅只有1個小時不到,怎么著到旗袍店里也得40分鐘。因為,好女決定開120碼過去。上路飆了一段路,電子狗突然說你已超速,前方限速80碼,好女只得剎車,將速度降為80碼,可是沒過多久,電子狗又說已超速,前方限速60碼,好女悶聲地將踏板重重踩下去,60碼,好女心里想不能再低了,再低就趕不上九點了。

 

有一個路段,地面凸凹不平,60碼已經很顛簸了。好女心里那個急啊,別提多郁悶了。就在思想一走神的剎那,好女感到身子往前傾,頭往后一擺,撞車了。

 

這時,從對方車上下來一個人,他狠狠地看了紅色車,又看了自己的白色車,還好,沒有碰撞到一起,一根發絲的距離。好險!那人懸著的一顆心終于放了下來。他轉過身,走到好女的主駕駛窗前,正想敲玻璃,玻璃就在男人手抬起的時候放下來了。男子覺得應該說她一通,你知道你耽誤我事情了嗎?我急啊,要送手機給人家。

 

送手機給人家?好女耳朵突然聽到了這個消息,她馬上淺淺一笑:“這么巧啊?我要去旗袍店里取手機。”

 

好女打開車門,她也想看看自己的車有沒有碰到?于是,她伸出套著紅色高跟皮鞋的一雙玉足,優雅地從車里出來,似笑非笑地看著男子。

 

男子眼睛突然一跳,差點沒喊出聲:這不是我的旗袍嗎?他閉上眼一愣,她是手機的主人?

 

男子驚訝地看著好女,啊,我竟然看到了她的正面。我怎么會看到她的正面呢?我好幸福,我是要背影的,窗前的背影的。

 

好女不知所以,只微微笑著,裊娜的清香隨著藍絲絨的松軟彌散開來,男子聞到了一種從未有過的氣味,她一定是從宋詞里出來的,不然怎么如此好看呢?

 

男子想起店員的話,手機是一個買藍絲絨旗袍的女子的,她付款的時候把手機落在柜臺旁邊的花盆邊。于是,他從口袋里掏出手機,遞給好女:“你的手機,不用取了,我給你送來了。”

 

好女不敢相信這是真的,竟然恍惚起來,這男子猜到今天要發生一點故事,沒想到還沒上班就發生故事了。心里涌起無數溫暖。

 

“我太幸運了,我只是想一張背影的,你卻給了我面前的波濤洶涌和春江水月,我太幸福了,謝謝你!”男子緊張地,卻又浮想聯翩,因此話也說得不圓順。

 

好女呆呆地看著男子:“你是店主?”

 

男子萌萌地看著女子:“你是群主?”

 

“你知道我的群?”

 

“你知道我賣旗袍的故事?”

 

好女一下子懵了,羞澀地轉過身,留下一個藍色天幕一樣的背影,瀑布一樣柔順的頭發隨風飄逸。

 

好女自言自語:“我竟然將正面與背影都給他看了,今天怎么有點心跳般的幸福?”

 

男子望著背影,癡癡地感慨:“在我的眼里這哪是旗袍啊,分明我看到了緊張的幸福。

 

【作家簡介】劉帆,男,湖南常寧人。廣東省作家協會會員。廣東省小小說學會副秘書長。中國微型小說學會會員。東莞市小小說學會副會長兼秘書長。文學創作三級。作品散見《小說月刊》《芒種》《微型小說選刊》《作品》《百花園》《精短小說》《小小說選刊》《南方日報》《羊城晚報》《遼河》《佛山文藝》等報刊雜志。榮獲2017年度全國小小說佳作獎、2017第三屆上海市民詩歌節詩歌創作比賽一等獎等獎項。有作品入選各種年度選本。《荷風》執行主編。《企業家日報》特邀編委。著有詩集《月亮亮過我的窗子》《鮮花開了的草地》、散文集《遠遠桃花開》。

 

技术支持: 木同網絡 | 管理登录
福彩3d中奖破解方法